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语言学 >> 观点·对话·访谈
好好学语言不然情书都不及格
2014年02月26日 00:00 来源:成都晚报 作者:陈成 字号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打印 纠错 分享 推荐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相关文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 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

关键词:语言;情书;王蒙;幽默;年轻人

作者简介:

  作品《这边风景》《王蒙八十自述》于去年出版,与资深记者单三娅去年喜结良缘,80岁的王蒙焕发了第二春。刚于广州参加完自己新书的研讨会,王蒙昨日赶到成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为学子作了一场关于“语言的功能与陷阱”的讲座。记者注意到,王蒙的夫人单三娅也亲密随行,熟练地打点着演讲、采访的诸多细节。

  幽默说语言 我小学时就说“神马”了

  开讲前,王蒙饶有兴致地与夫人一同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年轻人还是应该多读书。”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王蒙依然幽默睿智。谈到语言,他举了个有趣的例子——他常为阿Q感到悲哀,令他遗憾、顿足痛心的是阿Q与吴妈的情感关系,“阿Q缺少语言方面的训练,他说‘我要和你困觉’,这不是性骚扰吗?如果他不会念诗,也可以唱两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所以,语言改变命运,决定感情成败。”不论文科生还是理科生,“写情书都不及格,没人要啊。”

  对于网络语言的风靡,王蒙也认为不必太在意,“现在出现很多新词汇,但这类词汇往往都是恶搞语言,比如把‘旅游’说成‘驴友’,还有‘人艰不拆’‘神马都不是’,你说这些词汇新吗?也不是,‘神马’在我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说了,没有任何新鲜感,大家不必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讲到语言的心理调节功能时,他用契诃夫短篇小说《苦恼》中的马车夫与《万卡》中的万卡举例,“一个人有什么话说出来,对心理健康有好处,有时候心理医生说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变态的、不健康的、隐痛的情绪释放。”

  他还告诫年轻人,跨越困难的关键在于心态,“人生不可能没有曲折,尤其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希望、要求非常多,但客观的生活情况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如果选择消极悲观,只能害了自己。所以人活着还是有意思,正因为有这些挑战和困难。”

  乐做入世者 所以,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笔耕不辍的王蒙已有近百部小说,堪称中国文坛创作最为丰硕的作家之一。谈到近期的写作计划,他像一个刚刚执笔写作的年轻人一样充满期待。他透露,今年3月将出版长篇小说《烦闷与激情》,“这部28万字的文本直接写感觉、写印象、写心灵读本。”他透露,为了纪念自己写作60周年,共45卷1700万字的《王蒙文集》将在4月或5月出版。

  对写作充满热情,王蒙归结于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理想战胜不了现实的话,它就是写小说的好机会。小说既可以写现实看到的东西,也可以写你的理想、幻想……”

  他将自己比喻成有好几个世界的人,“我很入世,积极投入生活。我也很关注体育,虽然我的身体条件并非那么好,但我可以一连三五个小时看冬奥会;我也喜欢学习语言,本民族的,非本民族的;我也喜欢旅行,游山玩水。我是做文学方面的事儿的,但我对数学、对逻辑也很有兴趣,尤其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兴趣。对文学作品的兴趣也不是一面,既喜欢伤感悲哀的东西,也喜欢幽默滑稽的东西。有人认为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能调侃的人,也有人觉得我是个厉害的人,所以我有好几只笔。我保留对生活的多样兴趣,这么多关注、这么多情绪的反应,所以老来才有东西可写。”

  末了,他不忘自我调侃,“也许随着岁月流逝,我会写得少一点,但至少今年我还在兴高采烈地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