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史部 >> 纪事本末类 >> 清实录道光朝实录
道光朝实录卷之十九 
2013年07月18日 15:56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体仁阁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管理户部事务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兼管顺天府府尹事务随带加五级纪录十八次臣贾桢总裁官经筵讲官吏部尚书镶蓝旗汉军都统管理新营房城内官房大臣稽察内七仓大臣稽察会同四译馆事务加一级随带加六级军功加三级纪录五次臣花沙纳经筵讲官文渊阁提举阁事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镶白旗满洲都统稽察内七仓大臣管理宗人府银库左翼幼官学宁寿宫圆明园等处精捷营御茶膳房御药房太医院造办处事务随带加十八级臣阿灵阿副总裁官经筵讲官兵部尚书随带加六级纪录二十次臣周祖培等奉敕修

  道光元年。辛巳。六月。己卯朔。谕军机大臣等、据王鼎等奏、查讯蒋因培在巡抚官厅喧呶一事。咨询钱臻。称系前任臬司童槐面禀。当令童槐明白回奏。兹据童槐奏称、去年在臬司任内。抚臣钱臻、酌调曹沂等处州县。其时署藩司福珠隆阿、曾议及蒋因培。钱臻恐其性情乖张。议已中止。蒋因培忽无故进省。至童槐署中。声言抚院要将我调滕县。不知何人坑我。若不替我阻止。我必一面告病。一面禀诉。声色俱厉。童槐用言开导。伊忿忿而去。随据首县韩公麟禀称、蒋因培到巡抚官厅禀辞。大肆喧嚷。声称此番更调。俱系极繁难之缺。众人何罪。必令其陷此火坑。次日司道进院。童槐即将蒋因培在臬司所言、及韩公麟所禀。据实转禀等语。现已传旨令童槐前赴东省。该侍郎等俟童槐到日。传齐各员。令其三面质对。无难水落石出。并将原奏内指参各条。逐一查讯明确。秉公定拟具奏。即由东驰赴豫省。查办交审案件可也。将此谕令知之。  

  ○开采广西崇善县长旗金星山铁矿。从巡抚赵慎畛请也。  

  ○庚辰。谕内阁、本年七月二十五日。皇考仁宗睿皇帝初周年大祭。朕恭奉皇太后敬诣山陵。躬亲奠献。用展慕思。先期于二十日启銮。二十三日驻跸梁格庄。二十四日恭谒诸陵。二十五日虔诣昌陵行礼。是日驻跸秋澜。二十八日还宫。所有一应事宜。著各该衙门及直隶总督敬谨豫备。  

  ○又谕、穆克登额等、勘估昌陵圣德神功碑楼工料钱粮。并应办事宜。著交承修王大臣敬谨办理。  

  ○辛巳。大学士托津等奏、相度昌陵五孔桥南神路正中、距五孔桥二十二丈五尺。子山午向。建立圣德神功碑。方位甚吉。从之。  

  ○命广东巡抚康绍镛、来京。以安徽布政使张师诚、为广东巡抚。  

  ○壬午。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内阁、前据松筠奏、回疆军台回民差使繁重。请将商民租种棉花。官为收税。量行分给。当经降旨令庆祥会同乌噜木齐都统、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喀喇沙尔办事大臣、吐鲁番领队大臣、查议具奏。兹据覆称、新疆南北两路。惟南路回民勤于种植。回民自种者。十居八九。汉民租种者。十之一二。若将棉花概行抽税。则回民于当差纳粮之外。又添税课。竟同加赋。无此政体。如专抽汉民花税。则为数无多。易滋影射。一经颁帖。假手牙行。官役倚势横徵。汉回交受其累。种棉者日少。必致棉价日昂。徒饱官吏之私橐。实苦耕织之良回。且据查明军台当差回子。十数年始轮一次。各有盐菜口粮。或拨给地亩养赡。不致苦累。无须调剂。庆祥虑及远大。所奏甚是。回疆抽收棉税一事。断不可行。所有军台一切章程。均著照旧办理。不可轻议更张。  

  ○调四川布政使曹六兴、为安徽布政使。以四川按察使张志绪、为布政使。福建台湾道陈中孚、为四川按察使。  

  ○以拏获邻境谋杀捕役盗犯。赏八品番子头目赵德兴、蓝翎。  

  ○旌表守正捐躯江苏上海县民曹德宝女二姐。  

  ○癸未。上诣宣仁庙。凝和庙。拈香。  

  ○谕军机大臣等、王鼎等奏、审讯堂邑县生员许守宗控告浮收。在巡抚衙门自缢身死。尸子从中得贿大概情形一摺。此案许守宗之子许哲、于五月二十七日提解到省。审讯两次。据供得受钱文。旋于二十九日身故。现在案内人证尚多。总须隔别讯问。供词一一吻合。方足以成信谳。至原参摺内、有臬司童槐令历城县传到尸子给银完结之语。此一节尤关紧要。如果童槐以臬司大员。授意属员贿和尸亲。消弭命案。则其咎甚重。据实严参惩办。不可因许哲已故。遂存将就了事之见。若实无其事。亦当讯明剖析。不可使童槐横被污名。竟成不白。该侍郎等务当一秉大公。虚心研鞫。不可稍有枉纵。将此谕令知之。  

  ○改铸浙江宁波城都司关防。宁波卫守备印信。从巡抚帅承瀛请也。  

  ○添筑山东韩庄闸上朱姬闸南拦河大坝。从署河道总督张文浩请也。  

  ○甲申。谕军机大臣等、据杨怿曾奏、湖北当阳县城外西北五里为关帝之陵。向建有祠宇。陵外相距数丈。即系沮漳二水汇流之处。甚为逼近。现在对岸已成沙碛。河势渐就洗刷。请饬查勘。捍以石堤。以资保护等语。我朝崇祀关帝。春秋致祭。载在祀典。今陵墓之地。沮漳汇流。逼近冲刷。自应亟筹捍卫。以奠神居。著陈若霖即派员前往详加查勘。应如何建筑堤工。俾资保障。并酌筹经费。奏明兴修。用垂永久。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据杨怿曾奏、湖北襄阳郧阳两府。向有书院。日久废弛。经费缺乏。不能延师教读。该生童等亦无膏火之资。难以肄业。询查襄阳府属旧存入官叛产。尚有原估价值二万余两者。未经民人承买。请照陕西兴安之例。将叛产租银作为两府书院膏火等语。此项叛产。核计每年租银可得若干。是否可以作为该两府书院经费。著毓岱详细确查。如果事属可行。即行妥议章程。奏明办理。期于行之久远。不可有名无实。将此谕令知之。  

  ○两淮盐政延丰奏、筹办收买淮北余盐。得旨、此事甚有关系。汝同孙玉庭细心核办。总在虚心实力。虑及久远。慎勉而行。又奏、庚辰纲江广引课。展限奏销。批、如此据实办理甚是。该部知道。又奏、详筹淮南疏引裕课之源。比灶产之火伏。严出场之斤重。定子包之抛耗。禁船户之夹带。批、此是要紧处。恐言之易而行之难也。又批、军机大臣会同户部详查妥议具奏。  

  ○是日。安定门灾。  

  ○乙酉。谕内阁、军机大臣会同刑部议奏、奉天省旗民事件。请仍照旧章。悉归州县审理一摺。所议是。国家设官分职。各有专司。奉天省所属州县。自乾隆四十四年。经刑部议定。凡遇旗民词讼事件。悉归州县审理。迄今四十余年。毫无窒碍。原以州县管理词讼。是其专责。其如该将军所奏、单旗事件。即令旗员办理。旗员于刑名例案。非所素习。强使听讼。必难保其明允。设武职人员任性妄为。其弊尤不可言。至谓旗员一切处分。与州县一体查参。若无专司。旗人易于玩视。京城五营与各省绿营武职。均与司坊州县官一例开参。岂能令武职各员。俱赴文职衙门共理词讼。该将军所奏、尤为非理。所有奉天州县旗民事件。著仍照定例。悉归州县自行审理。旗员不得干预。惟该州县于寻常人犯。并不移知旗员。率行查拏刑讯。殊干例禁。著奉天府尹饬知各州县。除紧要重案。仍照旧例准其自行查拏外。其余寻常案犯。均知会旗员拏解。如仍前率拏。交该将军指名参处。以符定制。  

  ○又谕、王引之奏、请颁发康济录捕蝗十宜。交地方官仿照施行一摺。本年顺天府属、及直隶天津、并山东近河近海地方。间有蝻孽萌生。现已饬令赶紧扑捕。惟是捕蝗一事。先应禁止扰累。若地方官按亩派夫。胥吏复藉端索费。践踏禾苗。则蝗孽未除。而小民已先受其害。康济录内所载捕蝗十宜。设厂收买。以钱米易蝗。立法最为简易。著将康济录各发去一部。交该府尹及该督抚分饬所属。迅速筹办。务使闾阎不扰。将蝗蝻摉除净尽。以保禾稼而康田功。  

  ○谕军机大臣等、前据秀堃奏、布噶尔伯克色依特额密尔爱达尔、致信阿奇木伯克额依默尔。因伊于嘉庆二十一年。遣使进贡方物。并未奉到赏件谕帖。当令秀堃确查。兹据武隆阿等奏称、该夷使密尔里木进贡时。经松福贡楚克扎布筵宴。对众颁给赏缎八匹遣回。该夷使并未起程。经阿奇木伯克呈报松福等准其暂住。密尔里木因从前外夷入贡。均经奏明得有重赏。此次心疑赏轻。且六月进贡。七月遣回。北京路远。恐系未经入奏。不肯即回。在喀什噶尔逗留一年等语。乾隆年间。霍罕伯克初次入贡。具奏后、由内赏给物件甚多。嗣后屡次入贡。直至嘉庆十四年。均有成案可循。此次布噶尔伯克入贡。该参赞等自应援引成案。奏明请旨办理。贡楚克扎布何以不查旧案。即行私拟赏件。率将夷使遣回。迨夷使逗留不去。又不据实具奏。任其迁延十阅月。是诚何心。著将办理此事前后情节。据实明白回奏。毋得支饰。自蹈重愆。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布噶尔伯克初通中国。自应查照成案。奏明办理。松福等既草率入奏。私拟赏件。遣回夷使。迨该夷使密尔里木心生猜疑。在素纳前禀请查办。又与松福授意伯克等、凑给元宝四十个。饬谕遣回。将就了事。办理实属错谬。现已降旨饬查。惟是松福等初次不查旧例。祇系办理错误。迨密尔里木呈禀明。何以复商同素纳授意伯克、凑给多金。劝令出境。所有谕帖信稿。又不令钤印存案。其中恐另有情弊。著武隆阿再行访查。务得确情。据实具奏。不可代为隐饰。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布噶尔遣使入贡时。不查照成案奏明办理。此系松福贡楚克扎布之咎。迨素纳接任后。即应据实参奏。何以攒凑多金。劝令出境。以回护前此办理之误。此事现已据武隆阿等逐层查讯明确。著素纳即将办理缘由。据实明白回奏。毋得再有隐饰。致蹈重咎。将此谕令知之。  

  ○定捐复准驳条例。吏部奏、一、降革人员。内官自翰詹科道以上。外官自藩臬以上。仍照例不准捐复原官外。其余内外各官。一切失防失察。凡属因公获咎。呈请捐复者。准予核办。一、废员迎銮祝嘏。奉旨赏给职衔。呈请捐复原官者。准予核办。一、外官因公被议。奉旨送部引见。仍照部议降革。呈请捐复原官者。准予核办。一、科道因公降革。呈请改捐部属。编检因公降革。呈请改捐中书者。准予核办。一、捐复原官。业经奏驳。呈请降捐改捐。及由科目出身呈请捐教者。准予核办。一、奉特旨革职、及特旨加级纪录不准抵销之员。不敢捐复原官。呈请降捐改捐者。准予核办。一、除实犯赃私奸伪等款。呈请捐复。仍即议驳外。其过误犯罪。连累致罪。情节尚轻者。准予核办。一、奸赃不法。事涉营私者。不准捐复。一、京察大计劾参各官、及随时以阘茸懈弛等罪劾参者。不准捐复。一、曾拟死罪。已经赎免者。不准捐复。一、革职永不叙用者。不准捐复。一、承问故入人罪、及失入斩绞而囚已决者。不准捐复。一、降调后已经补官者。不准捐复。一、废员蒙恩录用者。不准捐复。一、外官降革送部引见。奉旨改用京职、及指明以何官降补者。不准捐复。一、近京五百里内疏防盗案。特参革职者。不准捐复。一、失察邪教酿成滋事重案。系例不准抵者。不准捐复。一、内外降级留任革职留任人员。有情愿捐复者。俱令随时呈明户部。移咨吏部核覆。凡系例无展参之案。准其逐案报捐。俟收捐知照到部。将原议处分附入汇题查销。一、外省奏请捐复人员。声明就近在藩库交纳者。得旨后、该督抚即给咨该员先行赴部引见。如奉旨准其捐复。由部给发执照。以该员回省之日起。限三个月内照数上库。如逾限不交。即不准其捐复。至该员引见时。系奉旨仍发原省者。交银后即准其留省候补。无庸再行赴部。系奉旨照例用者。交银后或奏留该省。或给咨赴选。由该督抚自行酌办。从之。  

  ○命叶尔羌帮办大臣庆通、来京。赏候补四品京堂敦良、头等侍卫。为叶尔羌帮办大臣。  

  ○改铸河南睢宁通判关防。宁陵主簿条记。从署河道总督张文浩请也。  

  ○丙戌。谕内阁、方受畴奏、直隶宝直局缺铸卯钱。请免补铸一摺。直隶宝直局鼓铸卯钱。自嘉庆十七年以后。叠有缺铸。因节次停炉。不能赶符原限。著照所请、将十七年七卯并一尾卯。及十八年至二十五年卯额钱文。俱免其补铸。其现在领运嘉庆二十一二两年铜斤。即作道光元二两年正铸之用。以归核实。该部知道。  

  ○赏因病解任镇国公永誉、半俸。  

  ○以故广西太平府属佶伦土知州冯廷琚子镳、罗阳土知县黄云汉子楫、各袭职。  

  ○赈河南叶县被水灾民。并给冲塌房屋修费。  

  ○丁亥。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谕军机大臣等、前据呢玛善等会奏、汉民典买夷地。定以初二三限。令夷人收赎。如逾期不赎。将原地断归汉民执业。兹据御史张圣愉奏、原议固属持平。但汉民重利盘剥夷民。折准田地。夷民穷苦。设不能依限取赎。夷地竟成汉业。必又积怨成仇。请将不能依限取赎之地亩。或割半均分。或给还十分之三。仍严禁嗣后汉典夷地。如违加等治罪等语。汉人夷人。同系编氓。此次田土构衅。惩创之后。总当秉公定议。使之两得其平。著交史致光、韩克均、详查核办。如该御史所奏、事属可行。即酌议章程。奏明饬遵。如有窒碍难行之处。亦不可迁就其说。务使汉夷俱各心服。不启争端。方为久安之策。又该御史另片所奏、云南迤西之永昌。界连缅甸。迤南之开化广南等处。界连交阯。均有流民盘剥局赌情事。并著该督抚实力稽查。防患未然。以期永靖边圉。该御史原奏摺片。俱著发交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顺天府府尹申启贤奏、查勘武清县被蝗村庄。及辰午二时摉捕。夜间用火烧扑情形。得旨、办理甚属得宜。仍当勉力而行。勿留余孽。第一闾阎禾稼。不可有所骚扰。其慎之。  

  ○以故镶蓝旗不入八分辅国公伊丰额子西朗阿、袭爵。  

  ○改铸河南汝宁府经历、儒学教授印信。从巡抚姚祖同请也。  

  ○戊子。调盛京刑部侍郎承光、为刑部右侍郎。刑部右侍郎海龄、为盛京刑部侍郎。  

  ○以散秩大臣瑞龄、为正白旗蒙古副都统。  

  ○己丑。以册谥孝穆皇后。前期遣官告祭太庙。奉先殿。  

  ○四川总督蒋攸铦奏、酉阳直隶州士民呈请捐建考棚。下部议行。  

  ○新调盛京刑部侍郎海龄、以亲老命留京候补。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同麟、为盛京刑部侍郎。  

  ○以盛京工部侍郎龄椿、兼管奉天府府尹事。  

  ○旌表守正捐躯直隶静海县民王悦孙女妞姐。  

  ○庚寅。上御太和门。命郑亲王乌尔恭阿、为正使。顺承郡王伦柱、为副使。恭赍册宝、诣孝穆皇后暂安园寝。册谥孝穆皇后。册文曰。朕惟宫闱赞治。储祥徵文定之初。<??闲>策扬辉。配极溯坤元之始。抚宸枢而绍统。追念仪型。稽典礼以崇封。式隆位号。皇后钮祜禄氏簪缨望族。图史遗规。秉性冲和。持躬端谨。入龙楼而作俪。度协圭璋。调凤管以相成。音谐琴瑟。洁脩奉膳。柔嘉而益励恭勤。昧旦瞻星。戒警而弥彰静好。早从潜邸。迪彝训于翚衣。夙入内朝。佐同功于茧馆。属以琼蕤掩彩。蕙质韬芬。时纡轸于中怀。每怆思于令德。忆昔藩封肇锡。曾邀金册之光。即今宝祚初膺。宜表璇宫之范。孝原爱敬。洵为百行称先。穆本肃雍。允合二南化始。周书之推恪慎。无忝所生。尔雅之媲休嘉。有秩斯祜。兹以册宝、追封为孝穆皇后。于戏。悼含章之未曜。弥怀辅相于兰闱。示继序其不忘。用著芳馨于椒殿。典常聿备。灵爽惟钦。  

  ○谕内阁、王鼎等奏、审拟生员许守宗控告浮收。自缢身死一摺。此案堂邑县生员许守宗控告浮收。因其子许哲得钱贿和。气忿自缢。现据成书等审明承审官并无抑勒消弭情弊。除许哲业经病故外。余俱著照所拟完结。失察书吏之署堂邑县知县程应庚、堂邑县知县汪春熙、均著交部议处。承审之调任藩司岳龄安、前任臬司童槐、署济南府知府戴嘉谷、未能究出实情。著一并交部议处。  

  ○又谕、松箖奏、查勘科尔沁扎萨克王公争控山界。审明定拟一摺。此案色旺多尔济、将扎萨克图郡王之地。妄行控占。又将黑龙江布特哈围场。绘入图内。作为己界。现俱查明更正。著饬知该盟长等随时察勘。令蒙古各守界址。不许妄行侵占。以杜争端。色旺多尔济、贪鄙无厌。著交理藩院严加议处。前任副盟长郭尔罗斯公固噜扎布、于该王公清查界址。含混绘图。不行详查。率行呈报。著交理藩院议处。扎萨克图郡王敏珠尔多尔济、将该旗游牧之地。擅借与色旺多尔济。盟长土谢图亲王诺尔布林沁、于呈报地图。并未详查。随同列衔报部。均有不合。著交理藩院分别察议。  

  ○谕军机大臣等、王鼎等奏、请酌移曹州府城兵弁一摺。据称曹州府城。形势狭小。城内居民。不过千有余丁。现添设存城兵八百名。同原设存城兵八百六十八名。统计一千六百余名。若一并驻劄城内。恐地隘难容。易滋纷扰。请于曹州府城外扼要处所。建盖营房。驻劄新设弁兵。将城内原设游击一员。移驻城外。以资弹压。将新添右营守备一员。令其住居城内。庶于兵民可以两便。其新设之兵。务挑补足额。勿滋空缺流弊等语。著钱臻会同刘清、将曹州府城地势情形。详细审度。新设弁兵专驻城外。于事理是否合宜。游击守备更换驻劄。是否足资控驭。新设之兵。能否一时挑足。悉心筹画妥议具奏。将此谕令知之。  

  ○以捐修广东南海县桑园围石堤。予刑部郎中伍元兰等旌奖如例。  

  ○旌表守正捐躯安徽怀宁县民余咬七孜妻蒋氏。  

  ○辛卯。谕军机大臣等、申启贤奏、请通饬各州县扑捕蝗蝻。不得互相推诿。并录呈从前户部通行章程。及酌拟增添各条款。请一并颁示等语。地方官捕蝗不力。现有飞蝗之处。即予处分。毋庸查究来踪。致生推诿。本有定例。此次顺天府所属有蝗地方。业经申启贤严督州县官扑捕将尽。其直隶山东有蝗之处。著方受畴、钱臻、各申明例禁。严饬地方官协力扑捕。不得此疆彼界。互相推诿。如有扑捕不力者。该督抚即行指名严参。以示惩儆。申启贤所录乾隆年间户部议准捕蝗章程六条。并伊现拟酌增四条。著一并钞寄。交该督抚即行仿照办理。将此谕令知之。  

  ○调福建布政使孙尔准、为广东布政使。以山东按察使琦善、为福建布政使。  

  ○以吏部右侍郎王引之、为浙江乡试正考官。工部郎中吴孝铭、为副考官。大理寺卿刘彬士、为江西乡试正考官。翰林院编修廖文锦、为副考官。翰林院侍读学士史致俨、为湖北乡试正考官。吏部主事素博通额、为副考官。  

  ○旌表守正捐躯山东汶上县民陈九成媳翟氏。  

  ○壬辰。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以册谥孝穆皇后礼成。颁诏天下。诏曰。朕惟乾元布化。实资厚载之功。地道含章。聿著顺承之德。溯仪型于往日。谥号宜膺。迓祉福于后人。褎嘉用贲。皇后钮祜禄氏钟祥勋族。秉教名宗。挚仲来嫔。启河洲之令望。洽阳作合。嗣京室之徽音。逮事皇考仁宗睿皇帝。皇妣孝淑睿皇后。诚敬之忱。克殚于夙夜。恪勤之礼。罔斁于宫庭。上奉圣母恭慈皇太后。善体欢心。祗承愉色。椒闱衍庆。佐问安视膳之文。兰掖腾辉。懔夏凊冬温之职。本宽仁之赋性。务恭俭以褆躬。翟茀陈常。亲劳浣濯。苹蘩谨度。肃奉馨香。葛覃著其宜家。樛木歌其厚下。缅深宫之襄赞。甫逮早年。诞嘉祉之灵长。犹虚显号。月华未耀。星纪方周。兹当鼎祚之惟新。眷念坤仪而如在。思齐协治。中宫之正位追崇。于穆同符。閟殿之隆称肇锡。夫尊名以定谥。原非朕意所能私。而崇德以阐幽。实属舆情所共协。矧荷圣慈之眷佑。钦承懿训以周咨。申命礼官。详稽宪典。祗告太庙。以道光元年六月十二日。册谥为孝穆皇后。于戏。奉母仪于万国。共企前徽。垂壸范于千秋。允绥多祜。颁示天下。咸使闻知。  

  ○谕内阁、松筠奏、阿咱拉因嘎海及其子温朝彦、在百日内剃头。捆打讹诈东钱一万二千串。恭查乾隆四十二年。民人史安百日内剃头。曾奉有谕旨。乡曲蚩氓。无知蹈法。竟可毋庸办理。此案嘎海已故。温朝彦应如何治罪等语。温朝彦系土默特庄头。蒙古愚懵。不谙禁令。著照依前案毋庸治罪。阿咱拉俟全案审明。另行定拟具奏。  

  ○大学士伯麟奏、调剂旗人生计。得旨、八旗都统等妥议具奏。如有意见不同者。著自行具奏。要在无伤国体。于旗人实有裨益。且能经久无弊。方为至善。不可敷洐成文。终无实济。徒费一番周章也。再八旗圈马可否裁撤之处。一并妥议具奏。  

  ○调福建布政使琦善、为山东布政使。山东布政使徐炘、为福建布政使。以山东兖沂曹济道罗含章、为按察使。  

  ○改江苏淮安、徐州、二府为题缺。从协办大学士总督孙玉庭等请也。  

  ○癸巳。谕军机大臣等、据御史王家相奏、收漕加米。事类加赋。八折收漕之议。有十不可。如经费尚须调剂。或酌量加银。尚属易于限制等语。漕粮为国家正供。果能颗粒无浮。照额兑运。直达天庾。诚为尽善。无如近年百弊丛生。日甚一日。几于积重难返。前降旨令有漕各督抚悉心筹议。嗣据孙玉庭等以帮费不能尽裁。陋规不能尽革。浮收不能尽去。议以八折收漕。减半给费。先去其太甚。期于积弊以渐而除。官民胥免于累。业经降旨允行。兹据该御史复力陈其不可。著将原摺发交孙玉庭等阅看。孙玉庭系原奏之人。魏元煜、李鸿宾、帅承瀛、则前此并未与议。江浙漕务。情形大略相同。其各悉心体察。上为国计。下为民生。如果八折之议。实有窒碍难行之处。不妨奏明更正。不可回护前议。然必须熟筹善策。既不困民。又不累丁。使州县无可藉口。而遭运依限抵通。方为万全无弊。可以行之久远。若但博不浮收之名。而贻误全漕。或仍如从前掩耳盗铃。任听加五加六。莫为之限。而外以收清漕不加赋为名。是皆可作纸上空谈。而非为政以实之道。该督抚等虚衷商搉。深思妥议具奏。傥彼此意见不同。伊等孰有善策。即自行具摺陈奏。以凭采察。将此谕令知之。  

  ○增定族姻回避例。大学士曹振镛等奏、检查吏礼二部例文。有仅载一面者。如吏部例内妻之兄弟条、未载嫡姊妹之夫一层。母之父条、未载女之子一层。科场条例内孙女之夫条、未载妻之祖一层。均应添载详明。所有科场条例应行回避嫡姊妹之夫、及女之子二项。请一并于吏部则例。画一增添。至孙女之夫既应回避。则妻之祖亦应回避。应请于吏礼二部则例内。一体增入。其本族回避。如科场条例所载。凡属同族。无论派远籍异。概令回避。固未允协。若但以五服为断。亦于引嫌防弊之道未周。应请统照吏部则例。凡同族之人。虽服制已远。聚族一处者。均令一体回避。若支分派远。散居各省各府。籍贯迥异者。毋庸回避。其五服以内者。虽分居外省外府。仍令回避。如此逐款详增。则办理不致牵混。而吏礼二部定例。均归画一。从之。  

  ○福建巡抚颜检奏、省城米价增昂。筹拨上游仓谷平粜。多派委员会同绅耆妥为经理。得旨、依议速行。又批、必当照所议认真办理。不可徒为一片空谈。于贫民终无实济。果系贤能之员。何用多人。徒滋纷扰耳。又奏、臬司唐仲冕、通达治体。实心可靠。批、伊系朕特用之人。甫到任、汝即作此一片谀辞。朕因公擢任。贤则用之。否则去之。汝宜和衷共济。为国为民。诸事实心办理。果有成效。朕必知之。不必如此存心。希图见好。朕所不取也。  

  ○改铸河南宁陵县知县印信。儒学条记。从巡抚姚祖同请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