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史部 >> 纪事本末类 >>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
嘉庆朝实录卷之五十一 
2013年05月07日 15:39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管理工部事务翰林院掌院学士随带加二级寻常加四级

  臣曹振镛总裁官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刑部事务加五级臣戴均元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少保内大臣文渊阁提举阁事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翰林院掌院学士教习庶吉士总管内务府大臣镶黄旗满洲都统步军统领管理户部三库奉宸苑清漪园等处总理工程处御茶膳房御药房太医院西洋堂事务军功加三级随带加二级寻常加十三级纪录二十一次臣英和经筵讲官太子太保礼部尚书上书房行走武英殿总裁管理国子监事务加六级随带加二级纪录四次臣汪廷珍等奉敕修

  嘉庆四年。己未。九月。丙辰朔。上以翼日高宗纯皇帝梓宫发引。先期诣观德殿行祖奠礼。攀恋哀号。向夕再诣几筵前奠猷。备极哀恸。祭毕。居永思殿倚庐。

  ○予湖北阵亡游击闪煜龙、朱承茂、祭葬加等、世职如例。贵州阵亡副将孙大猷、佐领凤德、守备陈凡、丁洪、防御长祥保、逊扎齐、观兴保、骁骑校长柱、珠尔杭阿、倭兴额、祭葬世职。前锋爱隆阿等二十七名赏恤如例。

  ○补予贵州湖南剿苗阵亡守备官启文、王太和、千总刘永清、把总康恒彩、祭葬加二等。游击六达色、都司程文韬、叶攀凤、守备祁麟、马匡周、聂世荣、千总马有功、王隆、罗士荣、王治、把总杜宗雄、严有胜、张友信、武举邓元辅、樊启阊、外委王元、高万钦、黄正、秦申、屯千总生根、屯外委斯达尔结、郎木尔结、江木参、祭葬加等、马兵祁浩等六名、祭葬如外委例。兵丁李再春等一百十八名、加倍赏恤。

  ○旌表守正被戕山东费县民王朱泥妻张氏。

  ○丁巳。高宗纯皇帝梓宫发引。上诣几筵前奠献。卯刻。奉移梓宫出观德殿。至景山东门外。升大昇轝启行。上步从。哭不停声。至东安门外跪送后。豫诣芦殿。敬视陈设。祗候梓宫至。哭泣跪迎于黄布城北门外。奉安讫。行夕奠礼。自是每日黎明。上诣芦殿行朝奠礼。跪送梓宫启行。出黄布城南门。上步从一里有余。始由闲道至前途芦殿。跪迎梓宫奉安讫。行夕奠礼如前仪。

  ○是日、驻跸八里桥御营。

  ○戊午。谕军机大臣等、费淳奏、洪泽湖陡起风暴。掣坍工段三百五十四丈。现已赶紧抢护。自应如此办理。该督等须加意慎重。毋得草率。惟所称湖水来源未截。必须广筹分洩。从前曾将桃源县境高家湾迤下之吴城地方。洪湖与黄河一堤相隔处所。开通宣洩入黄。此次仿照办理。固为分洩水势起见。但上游多筹洩水之区。下游即多被淹之处。一夫失所。皆朕之过。此时水势渐消。如可毋需开通。固属甚善。傥必资分洩。该督等须将下游各处。一律熟筹。经理妥协。将此谕令知之。

  ○革性耽安逸用度奢侈之江南狼山镇总兵官宁泰职。调江西南昌镇总兵官刘鉴、为狼山镇总兵官。以广东广州协副将刘荣庆、为南昌镇总兵官。

  ○缓徵江苏萧、砀山、阜宁、铜山、邳、丰、沛、睢宁、宿迁、海、沭阳、桃源、山阳、清河、盐城、安东、海门、通、东台、兴化、二十州县、淮安、大河、徐州、三卫、水灾新旧额赋。及蠲赈有差。并截留徐州府属萧、砀山等、七州县、本年漕粮备赈。

  ○是日。驻跸王新庄御营。

  ○己未。以恭悬裕陵明楼。隆恩殿。隆恩门。御书扁额。先期遣官告祭高宗纯皇帝几筵。

  ○遣官祭都城隍之神。

  ○谕内阁、据保宁奏称、伊犁驻防满洲、锡伯、绿营兵丁、孀妇内守节已届年限者。请照内地一体旌表等语。所奏甚是。中外之人。皆朕世仆。理宜一体加恩。著即照所请行。但伊犁驻防之索伦、察哈尔、额鲁特、回子部落人等、俱系游牧度日。其孀妇守节年限。恐难稽查。著仍从其旧。此内果有守节不渝。如索伦孀妇伯克木库者。亦应旌表。以示朕加恩外藩一视同仁至意。

  ○是日、驻跸白润行宫。

  ○庚申。以恭上孝贤纯皇后孝仪纯皇后尊谥。先期。遣官告祭天地太庙社稷高宗纯皇帝几筵。

  ○谕内阁、本年春闲。因奉移梓宫时经过地方。均应先期修垫道路。业经降旨将大兴、通州、三河、蓟州、遵化、五州县、本年应徵钱粮。普行蠲免。嗣又因直隶省自山海关至磁州。有办理过兵事务。复降旨加恩蠲免钱粮十分之三。内大兴、通州、等五州县、即系官兵经过之处。亦已叠沾恩泽。今朕恭送梓宫奉诣山陵。沿途地方。亲见黄童白叟。跪列道旁。瞻望灵舆。同深哀慕。仰见皇考六十余年。厚泽深仁。沦肌浃髓。凡有血气。莫不尊亲。且大轝经过处所。桥梁道路。及朕经行御路。均能修垫一律坚固平整。民情亦极安静。又各该州县本年曾有飞蝗。前询据胡季堂奏称。蝗虫黄色者则能害稼。黑色者并不为害。此次朕特令扈从侍卫等、向道旁拾取。亲加阅看。虽黑色者较多。而黄色者甚少。但既有飞蝗。庄稼岂能全无伤损。恐胡季堂所奏、究系地方官粉饰之言。未可凭信。除被蝗地方受伤轻重情形。俟该督查明具奏、候朕另行加恩外。其大兴、通州、三河、蓟州、遵化、五州县、著加恩再蠲免来年应徵钱粮十分之三。以示锡惠推恩、旁敷闿泽至意。

  ○赏恭请大轝民夫银。

  ○是日、驻跸吕家庄御营。

  ○辛酉。命成亲王永瑆、恭代行朝奠礼。上御素服。冠缀缨纬。先诣东陵恭谒昭西陵。孝陵。孝东陵。景陵。行礼毕。至裕陵更衣幄次。御礼服。诣隆恩殿。孝贤纯皇后孝仪纯皇后神位前。行礼。恭奉册。宝上孝贤纯皇后尊谥。册文曰。德协坤仪。仰慈型之配极。化均曦曜。追粹范之齐宸。正位以统六宫。聿宣内教。垂庥而传万嗣。载缅前徽。爰纪彝章。用崇显号。钦惟皇妣孝贤皇后厚应含章。庆符履福。嗣音奉圣。襄孝养于宫庭。佐治承天。赞勤劳于宵旰。持躬笃挚。秉性端庄。式彰敦厚之风。用播穆宣之政。推恩辑睦。仁声悉播于椒涂。逮下慈和。惠泽周敷于兰掖。溯年丁未。重华庆俪日之祥。越岁戊辰。德水怆春风之变。称贤忆孝。大名实本于挽章。幻喜成悲。笃念久彰于词句。母仪共仰。未伸逮事之忱。天则同符。宜上追尊之典。舀禄方钟于未艾。尊亲并戴于无疆。镌华玉以扬芬。镂赤文而焕彩。谨奉册、宝、恭上尊谥。曰孝贤诚正敦穆仁惠辅天昌圣纯皇后。于戏。昭垂默鉴。蕃厘之佑启方长。懋著崇称。懿德之留贻宛在。愧显扬之莫报、祈灵爽之来歆。谨言。又恭奉册、宝、上孝仪纯皇后尊谥。册文曰。光昭玉策。抒积慕以胪诚。瞻仰琼霄。缅深慈而涣号。溯崇徽于椒殿。莫罄名言。垂懿则于琅函。倍严对越。钦惟皇妣孝仪皇后型齐沩汭。圣俪庆都。佐上理于内宫。布中为阴教。庆钟大德。福逮藐躬。极顾复之深恩。劬劳莫报备尊崇于厚载。攀恋奚从。廿五年追忆春晖。夙夜恒垂涕泪。亿万世常承坤吉。子孙戴徽音曩以位正前星。礼成元日。推纯禧于在母。隆施祉于自天。已奉鸿称。今稽祔典。欲稍申夫孺慕。惟更益夫大名。念温凊之莫修。心伤曲礼。拟形容而鲜当。谥考周书。纪众善而靡穷。询群言而佥协。谨奉册。宝恭上尊谥。曰孝仪恭顺康裕慈仁翼天毓圣纯皇后。于戏。肇电枢星渚之符。孝养之深衷莫及。昭刻玉镂金之盛。闳崇之宝典恒垂。并尊重于因山。加媺情深于陟庄。敢祈昭格。用俶繁昌。谨言。礼成。上还诣芦殿。跪迎梓宫奉安讫。行夕奠礼。

  ○命仪亲王永璇、克勤郡王尚格、质郡王绵庆、贝勒绵律、贝子永泽、公崇吉、辅国将军绵总、载锡、领侍卫内大臣公阿克栋阿、大学士王杰、尚书德明、彭元瑞、署尚书盛住、左都御史刘权之、侍郎多永武、散秩大臣绵勤、奕绍、张承勋、丰绅殷德、黄嘉谟、乾清门行走辅国将军绵偲、乾清门侍卫景星、护军统领绵志、扎郎阿、于奉安礼成后。恭奉高宗纯皇帝神牌黄舆回京。

  ○是日、驻跸岳各庄御营。

  ○壬戌。上诣芦殿。行朝奠礼。跪送梓宫启行。步从里余。由闲道先至裕陵前。跪迎梓宫。号恸声。恭奉梓宫至大红门。代行谒昭西陵孝陵孝东陵景陵礼。步随至隆恩门外。梓宫自大昇轝升小轝。上跪候换舁。奉安梓宫于享殿。奠酒行礼。号恸不止。群臣叩请节哀。至于再四。上乃尽哀而退。

  ○以高宗纯皇帝梓宫至陵。遣官告祭昭西陵。孝陵。孝东陵。景陵。孝贤纯皇后孝仪纯皇后陵寝。并裕陵。后土。昌瑞山之神。

  ○孝淑皇后殡宫月祭。遣官行礼。

  ○晋太子少保工部尚书彭元瑞、太子太保。加礼部尚书德明、太子少保。

  ○以都察院左都御史阿迪斯、为成都将军。吏部右侍郎达椿、为左都御史。调盛京刑部侍郎铁保、为吏部右侍郎。盛京兵部侍郎瑚图礼、为盛京刑部侍郎。兼管奉天府府尹事。以内阁学士成书、为盛京兵部侍郎。

  ○以庄亲王绵课、为正红旗蒙古都统。调正红旗汉军副都统德瑛、为正白旗满洲副都统。墨尔根副都统富色铿额、为正蓝旗汉军副都统。以察哈尔总管额勒珲、为墨尔根副都统。

  ○赏加总理丧仪王、大臣。承办裕陵钦工、暨管理裕陵王、大臣、官员。礼部、工部、内务府、堂司各官。二级。恭送梓宫。暨随扈之王、大臣、官员、蒙古王、公、额驸、台吉、直隶办差大小员弁。一级。并赏沿途办差兵丁、一月钱粮。

  ○是日、驻跸栗子树御营。至己巳皆如之。

  ○癸亥。上诣裕陵。未至碑亭。即降舆恸哭。步至隆恩殿梓宫前行飨奠礼。哀恸深切。至燎所奠酒。

  ○以吏部右侍郎铁保、兼正红旗汉军副都统。

  ○甲子。上诣裕陵隆恩殿梓宫前行朝奠礼。未至碑亭。即降舆举哀。至戊辰皆如之。

  ○谕军机大臣等、张汉潮大股贼匪。经明亮等分路逼剿。即折向茅坪一带逃窜。是贼势已蹙。明亮赶抵江河。而张汉潮已由焦溪河西窜。若永保、庆成、能在彼堵住。自可就获。乃总未夹击一次。现据明亮奏称永保。庆成。驻扎地方。未得扼要。言外之意。自以伊二人竟在无贼处所躲避。且称庆成已至四亩地追剿。永保于八月驻扎大山岔。至今未动。岂非有心贻误。故纵张逆。昨据松筠查奏。永保七月闲移营。每日不过二三十里不等、已属玩误。而自驻扎大山岔后。又株守二十余日。实出情理之外。著交那彦成。会同松筠、确查严讯。即按军律定拟。庆成、坐失机宜。罪无可逭。惟从前剿贼。曾受重伤。亦著那彦成、松筠、切实严讯。并查四亩地追贼之事。是否确实。一并具奏。至明亮奏称、居心行事。以阿桂为则。试问明亮若能效阿桂之清。何至到处勒索。若能效阿桂之勇。何至乘轿避贼。此等诡辩。何所用之。今那彦成系阿桂之孙。明亮若心存轻视。则昨和衷共事之道。但又不可将军情重务。诿之那彦成一人。自图卸责。须帮同剿办。速将张汉潮拏获。若再不知奋勉。则永保即前车之鉴也。将此传谕知之。

  ○丙寅。谕内阁、礼部奏、朝鲜国王李算、因恭上高宗纯皇帝尊谥。遣使呈进表文方物。具见该国王恭顺悃忱。所进方物。停其收受。著存留准作年贡。以示体恤。

  ○谕军机大臣等、松筠奏、明亮素称知兵。此次剿办张逆。所言似合机宜。其实罔有成效。恒瑞前在湖北。颇知奋勉。又将蓝白二号贼匪兜剿。肃清甘境。近日稍不如前。因年力渐衰之故。所奏俱是。至其称额勒登保勇而且廉。德楞泰打仗奋勇。评论得当。不虚延访。惟所奏尚书那彦成来陕督办。已经札商酌定适中之地驻劄。并令各路汇报军情一节。非朕本意。朕所以特派那彦成前往者。原令督同明亮。剿办张汉潮一股贼匪。那彦成到彼。应相机办理。若张汉潮果窜入栈道。并当与明亮入川追剿。受额勒登保节制。是那彦成当以剿贼为重。安有在适中地方驻劄。汇报各路情形之理。又据奏军营借支一项。由于毕沅不为经远之计。务从丰厚。习久成式。所奏自属实情。其毕沅从前浮滥之处。将来自另行核办也。将此传谕知之。

  ○怡亲王永琅薨。遣贝子奕纯、回京。带领侍卫十员奠茶酒。

  ○丁卯。以大葬裕陵。前期遣官告祭天地太庙社稷。

  ○戊辰。谕内阁、从前和珅揽权朦蔽。骫法营私。种种蠹国病民。贻误军务之罪。不可枚举。而尤贪婪黩货。惟贿是求。凡任盐政关差织造者。无不逢迎意指。馈赂公行。就中两淮为尤甚。而两淮各任盐政中。又惟徵瑞为尤甚。春闲查办和珅一案。曾经绵恩查奏。徵瑞有馈送和珅银二十万两未经收受之事。徵瑞应交官项甚多。乃日久延宕。有意拖欠。转将银二十万两致送和珅。及和珅未收。又不将此银缴还官项。乃为伊子捐纳官职。开设铺面。是其视应完之公帑。若在可缓。而惟以纳贿权门为急务。现在徵瑞前来行在。经朕面询。据称此项银二十万两。因为和珅妻故致送。彼时和珅意存见少。欲令伊增至四十万。是以未收。而从前实曾送过和珅银二十万。当经收受。此外和珅交办缎匹物件等项。并奇巧之物。不可胜计等语。此事并非向伊究诘。伊即自行奏出。试问天下为属员者。馈送上司。有银两至数十万者乎。其意不过欲以此结交取悦。冀图和珅常为庇护。可久留两淮盐政之任。不复更换。藉以便其私图。自肥囊橐。若律以与受同科。早应查抄正法。且徵瑞在盐政任内。有令伊家人高柏林修葺庙宇之事。现据玉德等查奏、徵瑞自捐银五千两倡修。又面托知府胡观澜、代为照料兴修。而胡观澜以工程浩大。辄令该县饬发印簿派捐乡镇等事。徵瑞、身任盐政。乃听伊家人怂恿。自捐银两。倡修寺庙。即因养廉丰厚。积有赢余。亦应先缴官项。何乃为此求福无益之事。并又向胡观澜嘱托代办。以致府县藉端劝募。不但累及殷实铺户。并至编户小民。其力不能捐输者。亦抑令出钱施助。多方扰累。怨讟繁兴。是又徵瑞之罪。无可解免者。特因和珅一案。早经办结。概免株连。伊修庙一事。亦讯无染指分肥情事。姑免深完。但徵瑞现在前来陛见。若竟仍叨恩遇。不加谴责。则无识之人。妄疑徵瑞别有进奉消弭之事。得邀宽宥。现当整饬纲纪之时。岂得置之不议。俾此等卑污下贱之人。仍忝列卿班耶。徵瑞、著革职。交署总管内务府大臣盛住。即日派员押赴万年吉地钦工。令其自念所得罪谴。应如何出资自赎之处。自行陈明。即著盛住、范建丰、明德、据实具奏。其应交银两。并著盛住等三人于交到时。随时登记册档。于工程内支用。报部核销。俾承办工程各员。不致因徵瑞现有交项。从中讹索。但徵瑞亦不得因此为名。又私自遣人前赴扬州。向商众恳其帮助。傥徵瑞竟敢藉端累及商人。朕必无不知之理。一经发觉。必将徵瑞正法。决不姑宽。所有两淮盐政。著书鲁去。其上驷院卿员缺。苏楞额、现已更换来京。即著苏楞额补授。

  ○谕军机大臣等、据理藩院奏、青海扎萨克亲王纳罕达尔济等呈称。该处番子。肆意抢掠。将蒙古所立庙宇。尽行拆毁。并掠去恩赏什物。杀伤二千余人。从前番贼滋事。奎舒递到之摺。曾经和珅压搁。擅将原摺发回。今则并无压报之事。奎舒于此等案件。自应据实具奏、乃竟匿不上闻。以致番贼日强。蒙古日弱。似此阘冗无能。岂胜办事大臣之任。现已令台费荫前往更换矣。但台费荫到彼尚需时日。著传谕松筠、转饬广厚酌带甘省兵丁。驰赴西宁。先行传旨。将奎舒革职拏问。交松筠严讯定拟具奏。广厚即暂署西宁。办事大臣印务。至扎萨克纳罕达尔济等所呈番贼抢掠等事。虽虚实未定。近据蔡廷衡奏、青海贼番于七月中抢去蒙古牲畜等物。并枪毙章京巴特玛五人。带伤九人。又贝勒济克默特伊什、途遇番贼。将伊牲畜抢去二案。则确切有据。不可不严行惩办。广厚带兵到彼后。须严切晓谕。如该番等心知畏惧。将凶犯及马匹什物。遵谕献出。审明后即于彼处正法枭示。尚可就案完结。傥抗不遵依。则此等顽梗番人。岂可再事姑容。长其骄志。势不能不略示兵威。使知震慑。广厚应据实速奏、候旨定夺。将此谕令知之。

  ○转理藩院右侍郎普福、为左侍郎。以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贡楚克扎布、为右侍郎。

  ○调镶红旗蒙古副都统普福、为镶黄旗满洲副都统。以内阁学士阿隆阿、兼镶红旗蒙古副都统。

  ○赏塔尔巴哈台领队大臣台费荫、三等侍卫。为西宁办事大臣。已革刑部侍郎特克慎、蓝翎侍卫。为塔尔巴哈台领队大臣。

  ○己巳。上诣裕陵。未至碑亭。即降舆恸哭。步至隆恩殿梓宫前。行迁奠礼毕。至燎所奠酒。御更衣幄次。候梓宫升小轝。上奠酒三爵。恭奉梓宫至宝城前芦殿。升龙輴车。奠酒行礼。

  ○谕内阁、昨据玉德岳起奏、会审宜兴、甄辅廷等、分别治罪一摺。交军机大臣会同行在刑部核议具奏。兹据军机大臣等照玉德等所拟。将宜兴问拟杖徒。交宗人府照例办理。已革知县甄辅廷、同知李焜、发军台效力赎罪。学政平恕、及随同李焜审案之知县舒怀、梁兰生、俱交部严加议处。此案议抚等原拟、及军机大臣等会同核议之处。固俱属照例办理。但朕详阅案情。宜兴身任巡抚。不能约束家人私受门包。固有应得之咎。但此等陋规。相沿已久。亦不独江苏一省为然。宜兴因见伊管门家人常儿衣帽新鲜。究出私受门包实情。即将常儿责处。并将经手之号房徐亮宗等、交中军惩责。即将门包一项。通饬禁革。是宜兴虽失察于前。尚能自行查办。若以此科宜兴之罪则他人之不能觉察。及知而不办。甚或通同染指者。又将如何办理。至前此原参宜兴妄自尊大。南面称爷。及沉湎于酒各款。现据玉德等审无其事。其办理诸生喧闹一案。宜兴于甄辅廷并未详革擅责生员之事。业据参奏。马照等在马头喧闹。并将手本乱掷。以身列胶庠之人。似此纠约摃帮。藐视官长。宜兴身任巡抚。目击该生等喧嚷无礼情形。若不加以究治。易长恃符滋事之风。何以整饬士习。宜兴因苏州府任兆炯、先经公出。即将此案委令李焜审办。亦无不合。从前原参以李焜向宜兴禀称、臬司系属新任。自请交伊审办之语。未免张大其词。其因街道狭窄。乘轿难行。令商民等拆收栏柜一节。祇系不谙事体。咎有应得。核其情节。尚非不可宽恕之罪。宜兴、著免其杖徒。赏给二等侍卫。前往巴里坤作为领队大臣。此系朕准情定谳。并非因宜兴身系宗室。援议亲之典。曲为宽贷。特以宜兴罪止于此。即准以常人。亦无可加。自不能因宜兴系属宗室而于例外加重。若宜兴所犯情节果重。朕亦岂肯因伊系宗室而稍从宽恕乎。平恕于甄辅廷擅责生员之时。本在外郡考试。及马照等在马头喧闹。经巡抚委员查办。详请斥革生员。若不照详批革。则是平恕庇护劣生。心存偏袒矣。是其过止于平日不能教导。而于详革时人数较多。未经查察。以致传提讯问。波及无辜。然地方官具详请革生员设使学政驳斥不准、则地方遇有。与学政交涉事件。必致有袒护劣生。掣肘地方之事。且此等革生。如审系无干。原可予以开复。是平恕之罪。亦不至于罢斥。平恕著来京以翰林院读讲学士降补。已革同知李焜审办此案。现据玉德等查明。该抚因苏州府任兆炯先已公出。是以委令李焜审讯。并非李焜自行请办。其拧耳跪炼。系讯问门斗。并非向生员加刑。其所掌责之生员。系在已经详革之后。非若甄辅廷之未革先责。即拧耳跪炼。亦不得谓之非刑。且此案为首之人。究系李焜究出。尚为能事。惟任性妄拏多人。看管马房。无辜诸生。俱被拖累。以致众怨沸腾。其粗暴孟浪。实难辞咎。李焜、著免其发往军台。交该督费淳以该省知县降补。已革知县甄辅廷。以钱债细故。违例擅责生员吴三新。如果得受杨敦厚贿赂。自应按律科罪。今讯无受赃情事。其擅责未革生员一节。业经革职。已足蔽辜。所有原拟发往军台之处。亦著宽免。其知县舒怀、梁兰生、祇系随同李焜审办。李焜系属同知。且伊系遵奉巡抚指示。专审此案。亦岂知县所能阻止。俱著免其议处。余俱著照议完结。并将朕详核此案情罪轻重。分别办理缘由。通谕中外知悉。至门包一项。例有严禁。今江苏省仍相沿收受。虽据奏称官非一任。事历多年。不能究其起于何时。但此等陋规。最为结交夤缘之渐。若不严行禁革。何以整饬官方。江苏一省如此。恐各省亦大概皆然。并著再通谕各督抚。嗣后此项门包。务须实心查察。一律革除。傥有阳奉阴违。仍蹈前辙者。一经访闻。或被科道参奏、必将该督抚等重治其罪。将此一并通谕知之。

  ○调巴里坤领队大臣奇臣、为库车办事大臣。

  ○庚午。上诣裕陵。未至碑亭。即降舆举哀。步至芦殿。跪拊梓宫。呼号哀泣辰刻。恭奉龙輴车引绋入宝城。永远奉安于宝床。上恸哭攀恋。叩颡擗踊。逾时始出。复于地宫外奠酒行礼。瞻依痛切。退至幄次。涕泣不已。礼臣奏题主届时。上更衮服。诣隆恩殿向上立。大学士庆桂、董诰、恭题神主。奉安宝座。上就位。行虞祭礼。銮仪卫官设黄舆于丹陛。上诣宝座前行礼。恭捧神牌。奉安黄舆内。步随至碑亭南。跪送黄舆启行。上瞻恋裕陵。不忍遽离。王大臣环跪固请。上始乘舆。由闲道至桃花寺。诣宿次黄幄。恭候神牌黄舆至。奉安行礼。自是每日黎明。上诣黄幄行礼。跪送黄舆启行。由闲道至宿次。复诣黄幄行礼。至还宫皆如之。

  ○以大葬礼成。遣官告祭昭西陵。孝陵。孝东陵。景陵。并裕陵。后土。昌瑞山之神。

  ○谕内阁、本日永远奉安大礼告成。自本月初二日。恭送皇考梓宫。奉移裕陵。至今为期半月。连值风日晴明。气候暄霁。仰见我皇考在天灵佑。丕应昭著。今敬举大典隆仪。在事诸臣效职。皆能妥慎周详。朕于哀痛迫切之余。更深感慰。所有本日敬谨襄事之王、公、大臣、官员、自应推广圣慈。一体施恩。用光钜典。仪亲王永璇、成亲王永瑆、俱著于邸第额官外。各加头等护卫二员。二等三等护卫各二员。庆郡王永璘、亦著于邸第额官外。加二等三等护卫各二员。俱准使用终其身。俟回銮后带领引见简拔。睿亲王淳颖、公景熠、尚书德明、署尚书公盛住、侍郎公丰绅济伦、明安、均各再加一级。工部郎中吉纶、员承宁、工部员外郎福兴、徵保、永祚、荣德、遇有应升缺出。先行升补。大学士庆桂、董诰、敬举恭点神主礼。谨肃洁净。俱著晋太子太傅衔。以昭锡类推恩至意。

  ○命回部郡王哈迪尔、仍在御前行走。睿亲王淳颖子宝恩、喀尔喀亲王拉旺多尔济侄达什丕勒、喀喇沁公丹巴多尔济子勒福、在乾清门行走。

  ○命五城于冬春二季设厂煮赈。

  ○是日、驻跸桃花寺行宫。

责任编辑:晓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