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史部 >> 纪事本末类 >> 清实录咸丰朝实录
咸丰朝实录卷之一百八十
2013年08月09日 09:03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上书房总师傅文渊阁领阁事翰林院掌院学士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国史馆总裁官武英殿大学士管理兵部事务加十三级纪录十四次臣贾桢稿本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保文渊阁领阁事武英殿总裁官教习庶吉士体仁阁大学士管理户部三库事务管理刑部事务加二十三级纪录十六次臣周祖培总裁官太子少保管理内繙书房事务对引大臣军机大臣镶蓝旗满洲都统户部尚书管理三库事务加四级随带加五级纪录十二次臣宝鋆总裁官经筵讲官弘德殿教习清文谙达上书房总谙达国史馆总裁官正蓝旗蒙古都统礼部尚书管理太常寺鸿胪寺事务加二级军功加四级随带加八级纪录五次臣倭什珲布等奉敕修

  咸丰五年。乙卯。十月。辛丑。谕内阁、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呼毕勒罕坐床。欲遣喇嘛呈进丹书。自系衷悃出于至诚。惟念库伦距京窎远。著毋庸特遣喇嘛来京。呈进丹书。用示朕轸恤之至意。  

  ○谕军机大臣等、蒋霨远等奏、苗匪肆扰、厅营失守一摺。据称、汉苗贼匪。于七月二十五六等日。由都匀府属独山州之三脚<?屯土>汛、攻扑都江厅城。正在接仗。突见城内火起。贼众拥入。八月十三四等日。复有贼数千。窜至高旧地方。攻扑营盘。汛兵溃散。游击阵亡各等语。该处与都匀、八寨、荔波、独山、古州、下江、各府厅州县毗连。凯里一带。已为贼阻。亟应严防窜越。现经该抚派贵东道承龄、驻劄清平。断其上窜之路。著即责成该道、并各该管文武员弁。督带兵勇。上紧攻剿。务将都江厅城、克期收复。不得专以防其上窜为词。转致迁延贻误。将此由六百里谕令知之。  

  ○又谕、现在贵州剿办苗匪。所调四川、云南、兵勇。陆续到齐。饷需更钜。广东土匪。已渐肃清。该省关税一切。谅有起色。著叶名琛等、移缓就急。无论何款。筹银二十万两。速解贵州。惟粤黔道远。一时未能迅到。著骆秉章、先筹银数万两。就近解往贵州。俟粤饷起解过湖南时。即可照数截留归款。该督等即遵谕迅速筹拨。毋误要需。再前据向荣奏、潮勇在苏州滋扰。去年至本年五六月。又有多名、至自乍浦上海等处。不易遣散。又据罗惇衍奏、苏州岭南会馆。潮勇盘踞把持。惠潮无赖之徒。由海至苏。日聚日多各等语。著叶名琛、柏贵、随时设法严禁。并饬各海口严加稽察。毋令再行出境。致滋事端。将此由六百里各谕令知之。  

  ○又谕、奕格等奏、遵挑余丁候调一摺。据称、于齐齐哈尔城等处。挑选精壮余丁共五百名。并拣选协领等官管带等语。所有挑出余丁。著奕格即饬管带各员。勤加操演。俟有谕旨调拨。再行启程赴楚。至该余丁等、应得整装银两。据该将军奏、请暂由商贾各号那借。减半发给。现在该余丁等、尚无启程日期。此项银两。著暂缓发给。前据吉林将军景淳具奏挑选余丁摺内。所议给发整装养赡银钱。并管领各员、支借俸饷津贴等项章程。似较周妥。著钞给奕格阅看。酌量比照办理。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前因湖北贼势猖獗。荆州吃紧。曾谕令黄宗汉、饬催署松潘镇总兵德恩、带夔巫防兵二千名。迅赴荆州防剿。并令再拨兵勇数千名。于将军乐斌、提督万福、二员中。酌量一员。统带赴荆。以资援应。本日据官文奏、汉阳逆匪。倾巢上窜。官兵失利。汉川复失。该逆窜至鄢家湾、麦旺觜一带。恐其窥伺荆襄。大局攸关。必得添兵防备。德恩所带防兵。著即严催迅赴荆襄。听候官文调遣。毋稍迟误。续拨赴荆兵勇。究有若干。乐斌万福二员。何人可往。并著一面筹度。一面迅速具奏。又据蒋霨远奏、贵州苗匪肆扰。都江厅失守。并陈兵单饷绌情形等语。川省距黔尚近。拨解可期迅速。著黄宗汉再行筹画。傥可移缓就急。酌拨银十万两。速解贵州。以应急需。前调四川参将蒋玉龙、并著饬令迅速赴黔。听候蒋霨远差遣。将此由六百里加紧谕令知之。  

  ○又谕、官文奏、汉川复失、中路官军失利一摺。前据该大臣奉、中路情形。尚可无虞。又奏常恩带兵进袭蔡店各摺。似尚有把握。何以数日之间。遽有此失。据称、汉川失守后。鄢家湾之军。亦相继溃挫。逆众已至麦旺觜盘踞。是中路情形。万分吃紧。李孟群业于九月十六日。由沙湖至仙桃镇。中路各军。已有旨令其就近调度。何以此次摺内。尚称飞催该署臬司迅赴襄河。该署臬司系专办中路之员。岂可任其久驻潜沔之间。致下游贼踪。猖獗上窜。著官文严饬李孟群、迅即前进。所有襄河上下贼匪。责令一力攻剿。该大臣得以先顾德安。不受牵掣。该大臣自钟祥京山一路行走。至今尚未行抵德安。亦未免过于迟滞。著即迅速启程。一面接受关防。督办北路攻剿事宜。一面兼顾中路。并将潜沔等处。妥为布置。毋任顾此失彼。常恩、魁玉、锡龄阿、不能实力堵御。著该大臣即将该员等溃败情形。查明具奏。前次收复汉川。是否派有驻守员弁。此次失守。亦著查明下落。一并具奏。将此由六百里加紧谕令知之。  

  ○以贵州都江厅城被贼窜陷。参将佛恩、通判周汝椿、革职逮问。革知府鹿丕宗、州同崵明、千总霍元发职。巡抚蒋霨远、提督孝顺、总兵官桂林、下部议处。予阵亡游击兴瑞、祭葬世职。  

  ○壬寅。谕军机大臣等、官文奏、德安府城。于十月初四日克复。现在督饬兵勇。追剿逆匪。拟即振旅南下。该逆匪弃城逃逸。如果下窜武汉。则该大臣自应克日南下。跟踪追剿。俾武汉贼匪。不致更增凶焰。即可与胡林翼等、迅图克复两城。廓清楚境。惟昨据该大臣奏称、汉川复失。鄢家湾之军。相继溃挫。麦旺觜已为贼踞。中路情形。万分吃紧。傥此股逸贼。竟由府河上窜。为麦旺觜等处贼匪援应。则该大臣自不得遽行南下。以致顾此失彼。著官文确探贼踪。妥为斟酌。饬令常恩、魁玉、锡龄阿等、实力堵御。毋稍疏懈。并遵照前旨。严催李孟群迅速前进。将麦旺觜等处贼匪。设法埽除。毋令愈聚愈多。转难措手。至此次南北各路官军。进攻德安。何项兵勇。最为出力。并著查明具奏。再本日复据胡林翼奏、克复崇阳、并蒲圻官军、先胜后挫一摺。崇阳县城池。于九月十四日。经罗泽南带兵克复。本可即与该抚夹攻蒲圻。惟逆贼石达开、率众数万人上窜。悉踞武昌南岸。较罗泽南之军。多至十倍。以致与胡林翼阻隔。罗泽南所带各勇。虽仅五千余人。然皆精锐。自江西饶州、义甯、转战无前。遂能连克崇通。今以数万贼匪蜂拥相偪。深虞挫失。现在德安既经克复。著官文酌量派拨精兵。遴委得力将弁。统带前进。接应罗泽南之师。以壮军威。胡林翼进剿蒲圻。虽未得手。小挫之后。士气尚能振作。仍著胡林翼激励将士。速行进攻。以期与罗泽南一军。克期会合。庶不至彼此隔绝。致有疏虞。将此由六百里加紧各谕令知之。  

  ○察哈尔都统西淩阿等奏、收复德安府城。派兵追剿情形。得旨。德郡并非攻破。实该逆有意窜逸。难保无另有诡谋。著即赶紧追剿。毋稍松劲。  

  ○湖广总督官文奏、谢授钦差大臣恩。得旨。汝节钺督师。时时以迅图埽荡。毋负委任之专为念。军务贵速。不可过于拘泥。寓慎重于机变之中、方妥。今续阅汝报。知德安已复。但未详叙情形。料应奏报在途矣。  

  ○以孝静康慈皇后梓宫奉移慕东陵。免所过宛平、良乡、涿、房山、涞水、五州县、本年额赋十分之五。易州、十分之七。  

  ○癸卯。上诣迎晖殿孝静康慈皇后几筵前、供奠。  

  ○谕内阁、户部奏、统筹节用事宜。并请饬各省、实行钞法钱法各等语。现值度支匮乏。军饷浩繁。开源节流。两无善策。自推行钞法。添铸大钱以来。京城官号。所存宝钞。及户工两局、铁钱局、所铸当十当五大钱。均已日见流通。藉资周转。而各直省于叠奉部文后。总未实力奉行。但以钞票大钱。难以适用为解。各路军饷。纷纷请拨现银。岂京外情形。遂如此悬绝。总由不肖官吏。有意延搁。非畏难苟安。即意图中饱。而督抚藩司。视为具文。听其玩误。于应设官号。因循不办。以致宝钞大钱。仍形壅滞。州县官徵银解钞。转得从中渔利。下无以取信于民。安能中外流通。推行无碍耶。著各省督抚。按照该部摺内所议。勒限三个月。将应立官号。一律开设。并将官号章程。于接到部文一月内。先行奏报。其附近京城各州县。应搭收当十大钱。著直隶总督出示晓谕。务与制钱一律完交。傥有强分轩轾。勒掯不收之官吏。由该督据实严参。藩司不行揭报。亦即一体参办。此外各省。并著照直隶办理。至州县收钞不力。应如何严定处分。行钞有效。应如何优与奖叙。并著吏部详议具奏。其余摺内所议各条。均著照所请。行知各该统兵大臣。及各省督抚。认真查办。其有应行奏明遵办者。并著迅速具奏。  

  ○谕军机大臣等、李钧奏、查明直隶省三州县、被水情形一摺。河南祥符等六县被水地方。前经张亮基遍历查勘。酌拟保卫之法三条。并劝谕地方绅耆。于水落后妥为兴办。据李钧代奏后。当即谕令该河督、会同英桂、照拟办理。兹复据李钧会同桂良奏称、张亮基由豫入直。所有长垣、东明、开州、被水地方。均已分投遍历。逐细探量。其办法易地皆然。且涸退处所。已有乡民荷锸携筐。自筑小堰。以卫田庐。可见众心乐从等语。兰阳漫口。现拟缓堵。直隶被水地方情形。既与祥符等县相同。著桂良督饬各该地方官。即照张亮基前拟办法三条。劝谕各该州县绅耆。集赀办理。至顺河筑堰、遇湾切滩、堵截支流诸策。用力易而见效速。实为该民人等保卫室家至计。非如阻遏正流。难以程功。并著桂良饬令各该地方官。出示剀切劝导。乘此水落归槽之际。即令绅耆人等、估工集料。克期兴办。仍不得稍有抑勒。一切工料银钱。均由绅董经理。毋得假手吏胥。工竣验收后。所有出力出赀各官绅。均著该督分别保奏。候朕施恩。九月十三日李钧摺。并著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又谕、通政使司参议曾望颜奏、潮勇沿途截抢、请饬查办一摺。据称、江苏丹阳县属。自新丰至月河一路。有潮勇结党成群。或十数人一船。或二三十人一船。船上俱插潮勇旗号。往来游驶。遇有商民船只经过。辄假查船为名。过船摉翻。将行李银物。抢掠一空。甚有连船被抢者。即官绅亦不能免。该地方文武。畏葸不敢查拏。大为行旅之害各等语。此项潮勇。若系军营招募。自应约束严明。或系无赖游民。托名滋扰。亦当严行惩办。岂容任其肆行抢夺。贻害地方。著怡良、吉尔杭阿、查明此等匪徒。派员带兵拏获。即在犯事地方。正法枭示。以杜乱萌。至此项潮勇。如有人管带。并将该管员弁、严行参办。将此由四百里各谕令知之。  

  ○安徽巡抚福济奏陈、税契新章。实多未便。请仍照旧办理。得旨。既属有碍。著仍照旧章办理。又奏请将欠饷给票。听其觅售报捐。批。依议办理。别处军营。可否一律照办。著户部迅速咨行。由各该大臣督抚等、酌量情形覆奏。  

  ○以署吏部左侍郎朱嶟、为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礼部右侍郎杜<?乔羽>、兼署吏部左侍郎。  

  ○以户部尚书朱凤标、为顺天武乡试正考官。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李清凤、为副考官。  

  ○甲辰。上御洞明堂。句到福建、奉天、江西、情实罪犯。停决奉天斩犯一人。绞犯一人。江西斩犯三人。余五十三人予句。  

  ○谕内阁、殷兆镛著授孚郡王读。  

  ○谕军机大臣等、载增等奏、贼匪攻陷沔阳州城、旋经官兵克复一摺。沔阳为荆州门户。虽经我军收复。而仙桃镇、鄢家湾等处。均为贼踞。自应赶紧堵剿。毋任上窜。德安已无贼踪。该大臣即可由汉川一带。相机进剿。其夔巫防兵二千名。著即飞催赴荆。应即由荆至潜沔一带。会同攻剿。著官文酌量调度。得此生力之军。又有李孟群所带炮船八十余只。在长湖驻劄。兵力不为不厚。著官文、载增、即饬李孟群与魁玉等、合力夹击。先将仙桃镇等处贼匪。悉数歼除。该大臣即可统领全军。进攻武汉。罗泽南一军。为贼阻隔。谅已遵旨派兵前往接应。沔阳州知州萧荫恩、是否先期出城。招集团练。有无逃避情事。并著官文确查具奏。将此由六百里加紧谕令知之。  

  ○命翰林院编修张桐、丁培镒、在上书房行走。  

  ○乙巳。谕内阁、满庆奏、达赖喇嘛、闻大行皇太后升遐。齐集喇嘛僧众。唪经修斋。并欲专遣使臣堪布赴京。呈请代奏一摺。该达赖喇嘛、自闻大行皇太后大事。虔心唪经。并欲特遣使臣堪布等前来。可嘉之至。惟念西藏距京窎远。且后藏年班使臣堪布。就道方殷。若仍令前藏使臣堪布来京。则驿路往来。未免艰辛过甚。著满庆晓谕该达赖喇嘛等、毋庸特遣使臣堪布赴京。以示朕曲加体恤之至意。  

  ○驻藏办事大臣满庆等奏、商办廓番夷务。并饬查土兵潜逃情形。得旨。土兵原不可靠。既有为首起意者。固应惩办。余可免其究办。以安夷心。  

  ○予江西义甯阵亡把总李懋勋、祭葬世职。  

  ○丙午。以孝静康慈皇后升祔奉先殿。前期三日。遣官告祭天。地。太庙后殿。社稷。  

  ○谕军机大臣等、景淳奏、分界委员、会晤夷使、先行禀报情形一摺。吉林委员富尼扬阿等、与库伦黑龙江委员会合前行。途遇先遣迎探之委官台恒等回称。在阔吞屯地方。会见俄罗斯夷人木里斐岳幅。取出伊国图式。指称原定界址。自格尔毕齐河长起。至兴安岭阳面各河长止。俱系俄罗斯属界。欲将黑龙江、松花江左岸。以及海口。分给该国守护等语。黑龙松花两江。皆系中国地界。何得请给该国。显有窥伺侵占之意。至该夷使所称、自格尔毕齐河长起。至兴安岭阳面各河长止。俱系该国地界。有无确据。上年景淳奏、欲令该委员等、前往东海。将立碑分界处所查明。此时三省委员。会同前往。如果查明立碑处所。即可杜其狡赖。至黑龙江松花江左岸。其为中国地界。确然无疑。该夷胆敢欲求分给。居心叵测。恐犬羊之性。难与理论。著景淳作为已意。告以中国法制森严。守边大臣。于边界事宜。违例奏请。即应革职治罪。断不敢据尔国无理之言。冒昧入奏。自干罪戾。其阔吞屯所盖房屋。既以防堵<?口英>夷为名。止可暂行借住。至费雅哈人等居住年久。断难令其移居。景淳俟会勘委员如何回覆。即一面剀切晓谕该国。一面将办理情形。密为驰奏。切不可告以业经入奏。请旨办理。以致该夷妄生觊觎之心。一旦有旨拒绝。转或滋生事端。此事关系重大。该将军务当遵照此谕、斟酌尽善。相机妥善。是为至要。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  

  ○添造山东战船二十只。从巡抚崇恩请也。  

  ○缓徵狭西洋县被雹地方、本年出易仓谷。  

  ○上以孝静康慈皇后升祔奉先殿。自是日始。斋戒三日。  

  ○丁未。上诣迎晖殿孝静康慈皇后几筵前、行百日祭礼。并释服礼。  

  ○戊申。以孝静康慈皇后升祔。前期遣官告祭奉先殿。  

  ○谕军机大臣等、前据胡林翼奏、逆首石达开、率贼数万上窜。早虑罗泽南兵单不敌。恐有挫失。已谕知官文派拨精兵。前往接应。览本日该署抚奏、罗泽南一军接仗情形。将士兵勇。均能奋不顾身。以少击众。惟彭三元、李杏春、俱冲锋殒命。殊为可惜。虽二十六日。羊楼洞之捷。尚能转败为胜。士气不衰。究竟伤损精锐。皆因兵单所致。胡林翼所统各军。既已力加整顿。即著与罗泽南会合。直抵蒲圻。石达开、韦俊、均系著名悍贼。现既麕聚咸甯。即应合力进攻。能将该逆歼戮。则咸蒲一带贼匪。自必瓦解。罗泽南之兵。本劄崇阳羊楼两处。今既并归羊楼。则崇通后路。有何接应。此时贼势甚炽。攻剿机宜。固不在专守城池。而此军一移。诚恐得而复失。不特前功可惜。抑且后顾堪虞。应调何处兵勇。以为后路接应。该署抚即与官文商酌。如荆州新到川兵。及德安得胜兵丁。皆可分拨。著该署抚飞咨官文迅速调度。罗泽南一军。于剿贼极有关系。而崇通咸蒲。又为江西、湖南、四达之冲。该逆既以全力来抗。我军亦必并力会攻。始能得手。此处关键一得。即可乘胜长驱。由金口直趋武汉。切勿稍存大意。致误事机。再该署抚两次摺内。均有岳州兵挫之语。是否系湖南防兵。逆贼是否不至上窜。未见骆秉章奏报。并著该署抚将详细情形。附报具奏。以慰廑念。将此由六百里谕知胡林翼、并传谕罗泽南知之。  

  ○赠湖北崇阳阵亡参将彭三元、副将衔。同知李杏春、知府衔。千总彭献杰、把总胡元则、李元炽、萧馥山、刘碧山、均予祭葬世职。并附祀湖南提督塔齐布专祠。  

  ○己酉。命恭亲王奕?、恭捧孝静康慈皇后神牌。入奉先殿。代行谒列圣列后礼。奉安孝全成皇后之次。上诣奉先殿行升祔致祭礼。如大飨仪。礼成。命恭亲王奕?、恭捧神牌。奉安后殿寝室。行礼如仪。  

  ○还圆明园。  

  ○庚戌。以恭上孝静康慈皇后尊谥。并升祔奉先殿礼成。颁诏天下。诏曰。朕惟礼缘义起。式型弥切夫显扬。名并位尊。配食特隆夫崇报。荷翟祎之培育。用阐徽音。奉翠帟以凭依。恪遵彝典。盖懿号为寰区所敬美。而明禋宜假庙以告虔。钦惟康慈皇太后。德溥含宏。性符博厚。椒涂佐化。奉重闱而早得欢娱。兰掖娴仪。秉四教而深持雍肃。侍皇考恪供夫内职。廿余年媺著徽柔。念朕躬失恃于冲龄。十五载恩隆鞠抚。淑音久播。柔嘉之德孔彰。爱宇常依。覆庇之仁尤笃。思稍申夫尊养。合九州万国而毕萃欢心。非峻极夫推称。统四海一家而奚扬盛德。爰于咸丰五年七月初一日。崇奉徽号为康慈皇太后。圣度固倍昭冲抑。光著谦尊。纯禧期自此引长。福侔坤厚。方冀春晖驻景。总百禄而常集慈闱。何图秋露零霄。未一旬而遽升仙驭。萦哀思于此日。竭诚难答深仁。溯定制于本朝。上谥必归尽善。孝彰柔顺。光彤史以长诒。静协安贞。焕黄裳其允吉。景铄之名丕懋。馨香之报并隆。是用敬择良辰。肇称殷礼。祇告天。地。太庙后殿。社稷。于咸丰五年九月二十二日。率诸王贝勒文武群臣。恭奉册。宝。上尊谥曰孝静康慈弼天抚圣皇后。十月十九日。升祔奉先殿。休扬萱座。流芬垂宇宙之型。瑞蔼芝楹。承糦展□山戊不□时之享。钦鸿名于有永。昭示万年。被骏惠于无疆。弥纶六合。既极追崇之义。宜推锡类之仁。所有事宜。开列于左。一历代帝王、及先圣先贤陵墓所在。地方官随时察看。酌量修葺守护。一、内外大小各官。除现在品级从前已得封赠外。其升级改任者。著照新衔封赠。一、满汉孝子。顺孙。义夫。节妇。该管官咨访确实奏闻。礼部核实旌表。一、在京各省军流以下人犯。分别减等发落。一、各省儒学。以正贡作恩贡。次贡作□山戊不□贡。一、贡监在监肄业者。免坐监一月。一、各省养济院。所有鳏寡孤独、及残疾无告之人。有司留心养赡。一、穷民无力营葬。并无亲族收瘗者。地方官择地多设义冢掩埋。毋使暴露。于戏。瑶检晋称。姒幄显劬劳之德。玉齍升祀。轩宫宏佑启之庥。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谕军机大臣等、扎拉芬泰等、奏查明塔尔巴哈台民回烧抢俄夷情形、设法办理一摺。该回民徐天尧等、挟俄罗斯夷人阻止穵金之嫌。屡图滋闹。至七月十四日夜间。遂敢聚众烧抢俄夷房屋货物。迨该将军等、派令协领阿克达春前往查办。徐天尧等、辄敢投递连名呈禀。控告章京萨碧屯等、有通夷害人情事。若非该章京等、平日约束不严。临时复办理不善。何至该回民等、肆无忌惮至此。且事经两月之久。案犯未获。尤属不成事体。扎拉芬泰等奏称、就其递呈之由。将该回民等、传至伊犁研审。并先将该章京等参处。然后将究贼追赃等事。次第筹办。所见均是。著照所请。塔尔巴哈台前署粮员即补防御萨碧屯、管理夷商圈子笔帖式阿弼善、均著革职。委营长禧禄、佐领萨炳阿、笔帖式和绷额、均著解任。交扎拉芬泰等归案审讯。务将该回民等烧抢实情。严究惩办。萨碧屯等、如何办理乖谬之处。并著严行审究。毋稍宽纵。其拣派协领哈布齐贤等、前往该处验尸缉犯。查摉夷货。及行文西毕尔衙门。并嘱匡苏勒官、从中解释。令逃去之夷官夷商。仍来塔城。会同委员清查货物各事宜。均著照所拟办理。事关民夷交争。扎拉芬泰等、督率委员。分投查办。务应从公断拟。事事持平。使该夷人等、诚心悦服。勿因细故。致启衅端。将此谕令知之。  

  ○军机大臣会同理藩院、议驳乌里雅苏台将军奕兴等奏、请将喀尔喀四部落、派往科布多蒙古屯兵撤回。拟以科布多所属之杜尔伯特等旗充补。请饬晓谕该盟长等、仍遵旧章办理。得旨。前虽有饬驳之案。第该处情形。今昔有异。恐致有名无实。徒滋苦累。著新任将军奕湘抵任后、迅委妥员。前往查办。或详细札商。有无窒碍。据实覆奏。  

  ○以恭题孝静康慈皇后神主。赏大学士贾桢、御用袍。协办大学士文庆、太子太保。  

  ○以克复湖北德安府城出力。赏游击马天贵、黑龙江总管德楞额、巴图鲁名号。都司张万禄、守备张玉春、郑维泰、防御穆腾阿、苏克金、巴彦都楞、委防御漫达尔玛等、花翎。把总赵飞雄等、蓝翎。余升叙有差。  

  ○抚恤琉球国遭风难夷如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