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史部 >> 纪事本末类 >> 清实录咸丰朝实录
咸丰朝实录卷之一百七十一
2013年08月09日 15:36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上书房总师傅文渊阁领阁事翰林院掌院学士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国史馆总裁官武英殿大学士管理兵部事务加十三级纪录十四次臣贾桢稿本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保文渊阁领阁事武英殿总裁官教习庶吉士体仁阁大学士管理户部三库事务管理刑部事务加二十三级纪录十六次臣周祖培总裁官太子少保管理内繙书房事务对引大臣军机大臣镶蓝旗满洲都统户部尚书管理三库事务加四级随带加五级纪录十二次臣宝鋆总裁官经筵讲官弘德殿教习清文谙达上书房总谙达国史馆总裁官正蓝旗蒙古都统礼部尚书管理太常寺鸿胪寺事务加二级军功加四级随带加八级纪录五次臣倭什珲布等奉敕修

  咸丰五年。乙卯。秋七月。壬戌朔。享太庙。上亲诣行礼。  

  ○尊康慈皇贵太妃、为康慈皇太后。上诣寿康宫行礼。  

  ○谕惠亲王绵愉等、朕维礼缘于义。首重慈闱之尊养。孝本乎诚。宜崇母范之鸿称。钦惟康慈皇贵太妃。侍奉皇考廿余年。徽柔素著。抚育朕躬十五载。恩恤优加。虽懿德撝谦。而孝忱难罄。今谨上尊号为康慈皇太后。福履无疆。长承爱日之暄。寿考有徵。永协亿龄之庆。一切应行典礼。著该部察例具奏。  

  ○谕军机大臣等、骆秉章奏、两广贼匪。同时犯楚。窜陷宜章等处。请调回湘勇防剿。并辰沅兵丁、堵御不力各摺片。广东贼匪、窜入湖南境内。宜章郴州先后被陷。临武桂阳等处。亦有粤贼肆扰。每股动以万计。是广东北路之贼。势将全窜湖南。广西匪徒。窜陷东安。势极凶悍。虽经楚省官兵攻剿。迭有斩捦。而贼势蔓延。兵勇不敷分布。自系实在情形。本日已谕令叶名琛、柏贵、劳崇光、督饬兵勇。合力兜围。毋令两广之贼。全数窜入楚境。并分拨官兵、协剿宜章等处贼匪。惟贼氛已甚猖獗。亦不能专恃邻封。总须就湖南现有之兵力。与两粤官兵。四面兜剿。尽歼丑类。郴城之失。因辰沅五营兵丁、欠发口粮。见贼退走。现已饬游击龙金源、撤回归伍。著一面令派往韶州之弁目等、将应得薪水口粮。照数给发。一面将首先退走之兵丁。查明从严惩办。以肃军律。所请令罗泽南、带勇赴楚剿贼。已谕曾国藩等、酌量情形办理矣。据御史张骏奏、请实行团练一摺。著该抚饬属实力举行。以资捍卫。原摺著钞给阅看。将此由六百里加紧谕令知之。  

  ○又谕、骆秉章奏、湖南邻省、贼氛四偪、兵力不敷、请饬调回湘勇、以资防剿一摺。前因罗泽南一军。为贼牵掣。未能即归九江。谕令曾国藩等、俟义甯剿办得手后。即将该道调回、与该侍郎等、并力会剿。兹据骆秉章奏称、两广之贼。窜陷郴州东安等处。永州宝庆一带。处处紧急。楚北之贼。复窥伺平江等处。又有黔匪滋扰西路。该省兵勇。既多调赴在外。不敷分布。必须罗泽南一军。折回湖南防剿。自系实在情形。惟昨据陈启迈奏、现筹调集兵勇。进攻武甯。已咨罗泽南等、妥速攻剿。该道能否即折回湖南助剿之处。著曾国藩等、酌量现在情形。妥筹分拨。迅速具奏。至江省军务。或先克九江。或先将鄱湖贼船埽除。仍著遵照前次谕旨。迅筹剿办。将此由六百里加紧各谕令知之。  

  ○又谕、骆秉章奏、两广匪徒、同时犯楚、筹办情形一摺。湖南省东北边界。自武汉再陷。崇通贼炽。江西义甯、又复告警。岳州长沙两府属。已有防不胜防之势。乃据奏称、广东贼匪邓象、王二潮等、竟由乐昌九峰窜入。攻陷委员赵启玉营盘后。复分股由黄茆岭、窜临武、归并宜章。并间道窜扑嘉禾。复有逆首何禄等、率大股袭踞郴州城池。广西贼、亦同时从全州、灌阳、攻破东安。虽该抚业经派员带勇堵剿。而兵力无可分布。急迫情形。岂堪设想。现在桂阳县属、亦有窜匪。动以万计。所获器械。多有佛山、芦苞、三水、中宿、白土、惠、潮、清、英、等处地名。是贼势已将全窜湖南。现在广东本省办贼。已有头绪。且兵力素称强悍。必当堵截逆匪。毋令乘虚窜入湖南。即广西兵力较单。亦不当以驱贼出境。遂为了事。著叶名琛、柏贵、劳崇光、各饬该省带兵将弁。严遏北窜。以清其源。越界分剿。以杀其势。与骆秉章派出之兵勇。前后夹击。务殄群凶。不致分窜为患。将此由六百里加紧各谕令知之。  

  ○以户部承办军需出力。予郎中倪应观等、升叙有差。  

  ○予湖南阵亡知州赵启玉、巡检谢德庆、祭葬世职。  

  ○癸亥。上诣寿康宫、问皇太后安。  

  ○谕内阁、曾国藩奏、巡抚劣迹较多、恐误大局一摺。自上年冬间、贼扰江西吴城。本年二月。复陷饶州。巡抚陈启迈、于叠次奏报摺内。历叙已革总兵赵如胜、阵亡游击吴锡光等战功。于失事摺内。则称赵如胜、奋不顾身。竭力鏖战。于克复摺内。则称吴锡光、奋力围攻。斩馘数千。朕以封疆大吏。奏报军情。谅不致有虚饰。兹据曾国藩奏、吴城之失。赵如胜闻贼先逃。全军覆没。饶州之失。赵如胜败逃三次。致贼破城。与该抚所奏已属不符。吴锡光、攻剿饶州。仅止杀贼数十。该抚辄铺张入奏。甚至将抚署幕中之胡应奎、滥行奏保。而吴锡光纵勇惨杀。匿不奏闻。支领口粮。又称为自备资斧。种种欺饰。实出情理之外。且于曾国藩军营需饷。屡次不肯发给。于水师战船。则忽办忽止。于罗泽南一军。则任意改调。朝令暮改。反覆无定。并将各署官亲幕友、及抚署幕友、列入团练保举。而义甯州实在捐赀出力之人。转不得与。以致人心解体。州城失守。上年贼窜万载。该县李峼、弃城逃走。乡民彭才三等、馈贼财物。该抚徇庇不办。转将首告之举人彭寿颐、坐以诬告之罪。并不将该县失守处分据实参奏、似此颠倒错谬。坚僻自是。实属辜恩溺职。江西按察使恽光宸。于彭寿颐一案。不问曲直。将该举人严刑陵虐。亦属有意逢迎。陈启迈、著即革职。恽光宸、著先行撤任。均听候新任巡抚文俊查办。该抚到任后、著即将曾国藩所参各情节。逐款严查。据实具奏。不得稍有徇隐。  

  ○又谕、前据御史宗稷辰、奏参浙江署绍兴协副将王邦庆、捕盗不力。废弛操练。又与知县马昂霄、逢迎干请。该副将并有违例坐轿情事。又山阴县知县顾准、前在嘉善。声名平常。现在新任。复有衙役串诈、及署中潜取水菜陋规各等情。当交何桂清、确查具奏。兹据该抚查明王邦庆、前在署绍兴协任内、停操之故。实因协兵一千余名。除分防调拨外。存营祇有六名。无可操演。并非废弛。至该属盗案。系责成都司、守备、会同文员拏办。自上年及今。已叠获巨犯正法。王邦庆、并无违例坐轿。及与马昂霄逢迎干请情事。该御史所奏。著毋庸议。山阴县知县顾准、前在嘉善任内。催科尚为得力。其被参衙役串诈。及潜取水菜陋规各情。查无实迹。仍著该抚随时访察。傥有前项情弊。即行据实奏参。毋稍回护。  

  ○又谕、曾国藩、塔齐布奏、水师获胜一摺。江西湖内贼匪。叠经曾国藩等、剿办获胜。五月三十日、贼船复至姑塘青山、由西岸渡向东岸。官军陡合长围。将贼船包裹。大炮攒轰。鏖战至两时之久。贼目张百长、被刺落水。余匪被轰、及扑水淹毙者无数。生捦长发贼十六人。夺回拖罟大船。并夺获长龙三板等船多只。大炮十八尊。伪承宣胡鼎文等、纷纷脱逃。复被官军追剿、击毙二百余人。逆贼经此次惩创。势已穷蹙。著曾国藩、督率将弁等、迅将湖内匪艇。悉数埽除。无留余孽。  

  ○谕军机大臣等、毓书奏、匪徒聚众、复抢矿厂、派兵严拏一摺。据称去年十一月、遍山线矿厂。有匪徒聚抢。拏获多名。本年六月二十三日、突有匪徒大夥入山。施放枪炮。与山上矿夫交手。未定胜负。经毓书派令协领双喜等带兵、随同热河道裕恒、前往查拏。并札饬喀拉沁多罗都楞郡王色伯克多尔济、派蒙古兵二百名。在霍里霍地方。截其归路等语。匪徒屡抢山厂。实属暋不畏法。亟应严加惩创。著柏葰到任后、督饬官兵。认真摉捕。毋令漏网。并将所获贼匪李茂兴、严讯确情。按律定拟。至此案起衅根由。是否无知匪徒。恃众抢夺。抑系矿厂各员。有办理不善之处。著一并查明。据实具奏。原摺著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以镶黄旗护军统领西拉布、署右翼前锋统领。  

  ○以署湖北布政使文俊、为江西巡抚。未到任前。以江西布政使陆元烺署理。以江西吉南赣甯道周玉衡、为按察使。  

  ○以安徽徽池各郡剿贼出力。赏都司江长贵、巴图鲁名号。云骑尉罗承勋等、蓝翎。并各升叙有差。予阵亡千总国忠、把总吴湘、外委金品三、张正升、按知事张颍滨、祭葬世职。追予道员徐荣、于渔亭地方建立专祠。知县廉骥元等、一并附祀。并旌表殉节徐荣妾伍氏。  

  ○予江西姑塘阵亡外委苏光彩、祭葬世职。  

  ○甲子。上诣寿康宫、问皇太后安。  

  ○谕内阁、英桂奏、请将河南乡试展期举行等语。据称河南南路。尚未撤防。河工漫口。又须筹办赈抚。本年乡试。势难兼顾。自系实在情形。所有河南省应举行乙卯科乡试。著准其缓至本年十月。再行察看情形。奏明办理。  

  ○河东河道总督李钧奏、兰阳漫口、请开捐输、并请饬户部主事濮庆孙、赴二襄办。得旨。濮庆孙、著该部饬令前往。惟所拟捐输成数。有无与京局窒碍之处。著户部妥议速奏。寻奏、东河捐输。若照铜局章程办理。则与京局略无分别。恐于京饷有妨。拟准照军营粮台章程。核减二成。每两折收制钱一千六百文。搭收官票三成。既可以广招徕。而与京局亦不致有碍。从之。  

  ○以四川按察使马秀儒、为湖北布政使。陕西延榆绥道祥奎、为四川按察使。  

  ○乙丑。上诣寿康宫、问皇太后安。  

  ○吉林将军景淳奏、遵旨挑备官兵候调。得旨。著即豫备一千名。此系备调之兵。并非即刻所需。如用时、即著该营总等统带。  

  ○丙寅。上诣寿康宫、问皇太后安。  

  ○谕军机大臣等、赓福奏、请饬催河南省迅解指拨银两一摺。现在乌噜木齐、兵饷需用甚急。据称、前经户部指拨之河南省。应还甘饷银二十万两。迄今尚未解到。兵食攸关。岂容任意延宕。著英桂、即将应解乌噜木齐银二十万两。迅速筹款。派委妥员解往。并将启运日期。先行知照该都统。以安兵心而资接济。将此谕令知之。  

  ○山东巡抚崇恩奏、河南兰阳汛、北岸河溢。由东明直注菏泽。设法抚恤灾民。报闻。  

  ○山西巡抚王庆云奏、太原镇总兵官瑞格、赴阳城督办匪徒。并留降调参将保衡、护理镇篆。得旨。著传谕该镇、迅速妥为办理。勿令句结蔓延。保衡、著暂留山西。  

  ○以山东承办军需防堵出力。赏知县章文津、蓝翎。余加衔升叙有差。  

  ○缓徵山东馆陶、邱、二县被旱被风田亩新旧额赋有差。  

  ○丁卯。上诣寿康宫、问皇太后安。  

  ○谕内阁、太常寺奏、遵查关帝先代封爵、应否推崇加封、请旨一摺。前以关帝神威显佑。特加封号。并升入中祀。兹据太常寺查明关帝先代封爵。并应否援照文庙崇圣祠例加封。请旨定夺。自应敬谨加封。以示尊崇。关帝曾祖光昭公、著加封为光昭王。祖裕昌公、加封为裕昌王、父成忠公、加封为成忠王。所有应办事宜。著该衙门查例具奏。  

  ○又谕、理藩院奏、土默特贝勒旗塔布囊齐默特章京阿木嘎、以盗匪纠众叠抢、炮伤人命等情。在该衙门呈控。此案前经交热河都统、饬属拏办。何以三年之久。未获一犯。著交柏葰、会同恒毓、亲提人证卷宗。秉公确讯。并严拏盗犯。务获究办。该县知县、如有延案纵贼情弊。即著严行参处。  

  ○又谕、王懿德奏、吁请陛见一摺。并陈患病情形、恳简任京职等语。王懿德、著俟明年秋间、再行奏请陛见。该督现膺海疆重寄。不得以偶尔患病。遽请改任。  

  ○以右春坊右庶子皂保、充日讲起居注官。翰林院编修贡璜、署日讲起居注官。  

  ○以广东三江协副将张国梁、为福建漳州镇总兵官。  

  ○戊辰。皇太后圣躬不豫。卯刻、上诣寿康宫问安。巳刻、复诣问安。  

  ○谕军机大臣等、寄谕成都将军乐斌等、前因廓尔喀寻衅、占踞济咙等五处边隘。该处汉番官兵。为数无多。赫特贺、所调土兵。又迟延不能得力。是以谕令乐斌、带兵三千名。驰赴前藏。原恐该夷始终抗违。则后藏需兵甚急。内地徵调。一时不能应手。不得不先事豫筹。为缓急可恃之计。今据该将军等奏称、已遵旨豫备屯兵一千名。营兵二千名。惟本省兵力不敷。饷需不继。沿途支应。亦有掣肘。藏地寒冷。进剿非时。所奏自系实在情形。现在赫特贺、自抵协噶尔后。派都司戴廷超等、与该噶箕藏格巴都尔见面。令其退出占地。嗣后未据将该夷能否遵断情形奏报。该将军既谆嘱满庆、于到藏后、确查函复。著准其暂缓启程。俟接到满庆确信后、再定行止。如果该夷必欲占地索银。此项川兵、即不能足三千之数。可酌派屯兵一千名。营兵一千名。由该将军带往。以壮声威。至所称官兵启程时、行装裹带等项。现在各路军营。均已核减支发。所有行装等项。亦著酌量核减办理。此时内地军务方殷。原无暇顾及边陲。所恐藏属兵丁。多不足恃。或令该夷深入藏地。将来驱逐为难。实不得已而出此。该将军、总督、既熟察情形。悉心计议。自宜通筹大局。暂缓进兵。满庆函复后、情形若何。仍著迅速具奏。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  

  ○钦差大臣向荣奏、筹剿镇江情形。得旨。看汝等布置进剿机宜。俱甚妥当。谅指日即可克复也。  

  ○以筹办海运出力。赏江苏道员杨能格、花翎。知府乔松年等、加衔有差。  

  ○以剿捕山东莱芜洋面艇匪。妄报邀功。革福建在籍知县李逢时等职。水师提督李廷钰等、下部议处。  

  ○予江苏阵亡外委唐国勋、祭葬世职。蓝翎勇目谢锡九、赏恤如例。  

  ○抚恤琉球国遭风难夷如例。  

  ○己巳。上诣寿康宫、问皇太后安。  

  ○谕内阁、向荣奏、水陆连获大胜、攻克芜湖县城一摺。水师总兵吴全美等、自六月初六日、击退贼匪火篺后。泊舟堵弋矶。该逆因我陆军未至。初九日、分千余贼、由蔗山出江筑垒。经兵勇追击。偪河淹毙甚众。总兵德安、由太平黄山陆路、进兵拦剿。千总杨万青、首先冲队。立斩执旗贼首一名。各将备复连斩黄衣骑马贼目。毙贼百余名。总兵明安泰、从黄池会约合攻。十二日、由清水河填沟前进。破卡直入。乘势攻取芜湖东西两门。时德安亦袭破北门外卡。都司虎坤元等、乘隙登陴。杀退守垛贼党。砍开城门。三路齐进。明安泰等、合兵追斩。打破城外贼劄水卡。直至宝塔根贼营。将败贼追扑落河。溺死无算。邓绍良、亦自施家渡出队。截杀数十人。复移营老雅山、以联声势。安庆贼匪、复分万余。于十六日扑我营盘。经我军分股击毙数百名。淹溺内河、及卤港金山湖者。近七八百名。共斩取首级三百八十六颗。内有伪将军、指挥、司马、监军等、三十名。十九日、邓绍良等、复水陆大举。明安泰、先扑东南城隅贼营。越过濠沟压进。连破掎角二垒。分攻东南两门。该逆矢石枪炮齐下。又有贼船、由西门城河冲击。经虎坤元、焚毁三只。击破四只。毙贼数十人。城上贼俱奔溃。兵勇跃登城上。东南两门、同时攻破。德安督率把总曾魁等、攻进北门。杨万青等、跃上贼卡瓦屋。连破卡隘四重。与明安泰会合。同出西门。都司陶茂森、亦将南街贼卡五重攻破。并焚小河北贼营一座。宝塔根、复出贼千余。经兵勇斩毙执旗贼目三名。追淹百余人。并围攻小山上贼匪新营。焚斩数百。邓绍良、攻进河南贼营。与师船兵勇。毙贼数百。踏破两卡。余匪窜登港口贼船。复焚烧四五十只。此次明安泰、于内河烧击贼船百余只。吴全美等、轰沈该逆大炮船数十只。又烧击贼船百余只。复燔沈数只。力夺十六只。李德麟、焚沈贼船五六十只。夺获快蟹小划十五只。计水陆四路。毙贼万余。贼船剿洗一空。芜湖久陷贼中。地处江皖之冲。今既克复县城。实为全局关键。各将弁冒暑从征。累战克捷。奋勇可嘉。所有在事出力各员。准向荣择尤保奏。候朕施恩。  

  ○谕军机大臣等、向荣奏、官军克复芜湖县城一摺。芜湖久为贼踞。经水陆官军会合攻剿。克复城池。各路毙贼不下万余。将贼船剿洗一空。明安泰、吴全美等、督率兵勇。大挫贼锋。实属奋勇可嘉。惟芜湖当江皖之冲。为逆匪必争之地。且贼垒尚有三处。而宝塔根贼营。用石包筑。紧扼河口。我军水陆会剿。进队甚难。此时县城虽复。而贼垒未平。设安庆逆匪、分股来援。仍恐得而复失。自应一面亟筹守御。一面设法将贼垒尽数埽荡。其东西梁山之贼。亦应赶紧剿除。则江面可次第肃清。金陵之贼。其势渐蹙。该大臣、正当乘此声威。为埽穴捦渠之计。昨据奏、筹剿镇江贼匪清形。布置尚合机宜。如能先克镇江、上可翦金陵之羽翼。下可断瓜州之援应。于大局方有起色。著吉尔杭阿、即照昨奏情形。先行设法攻取金山。以遏贼势。则克复之机。当有把握矣。将此由六百里加紧各谕令知之。  

  ○又谕、胡林翼奏、署湖北提督讷钦、前经杨霈咨调挑带官兵、防剿粤匪。兵不满千。坐索行装银两。费至万金。并有兵丁多人。将埠头范廷鉴等、扭殴致伤。该提标署都司多恩、听信兵丁。偪勒水手。聚众逞凶。沿河停泊各船。多被滋扰。所求不遂。即将差总王安殴打。伤痕遍体。前西安将军扎拉芬、孤军力战。该署提督、近在咫尺。并不发兵应援。且所带兵勇。见贼先溃。请饬查办等语。讷钦、以专阃大员。督兵防剿。辄敢任意需索。纵容弁兵肆行滋事。据奏各情。殊堪痛恨。扎拉芬、督兵赴楚。接仗获胜。因讷钦拥兵不救。以致败溃。于军务大有关系。著官文确切查明。从严参办。毋稍徇隐。并查明署都司多恩劣迹。一并严参。其不能得力之兵丁。分别裁汰。以饬戎行。原摺著钞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寻奏、遵查讷钦、尚无婪索退避等情。惟以统兵大员。不能随时防范。致令后队兵丁骚扰。究属失察。业经革职。请免其重议。多恩不能约束兵丁。请交部议处。从之。  

  ○两江总督怡良等奏、<?口英>夷兵船。托言助剿。欲驶北洋。现已饬令停止。得旨。所办甚妥。<?口英>夷之船。岂能任其各处游奕。以捕盗为名。将又他有觊觎。  

  ○拨河南信阳防兵一千名。赴湖北钦差大臣西淩阿军营助剿。  

  ○以太仆寺卿张锡庚、为山东乡试正考官。翰林院编修吕序程、为副考官。编修张金镛、为山西乡试正考官。李鸿藻、为副考官。  

  ○庚午。上诣寿康宫、问皇太后安。  

  ○皇太后疾大渐。复诣爱日春长问侍。巳刻、康慈皇太后崩。上哀恸号呼。摘冠缨。易素服。诣灵驾前奠酒。还养心殿。申刻、复诣寿康宫。奉大行皇太后灵驾、至慈宁宫。上翦发成服。皇后以下俱成服。亲王以下、有顶带官员以上。公主福晋以下、侍卫妻以上。及包衣佐领等男妇。亦俱成服。各按位次。齐集举哀。上哀恸深至。哭无停声。王大臣等、伏地环跪。恳上节哀。酉刻、大行皇太后大殓。奉安梓宫于慈宁宫正中。上奠酒行礼。  

  ○奉大行皇太后遗诰曰。予以薄德侍奉先皇帝。备位宫闱。迨今皇帝寅绍丕基。孝思不匮。念抚育之旧劳。加康慈之徽号。问安视膳。必敬必诚。昨复上尊号为皇太后。予虽谦让未遑。而皇帝肫诚益笃。予见皇帝御极以来。敬天法祖。勤政爱民。宵旰忧劳。有加无已。方期南疆小丑。即日歼除。<?宀禹>内乂安。时和□山戊不□稔。予得以颐养天和。长延景福。讵意偶婴微疾。寖至沉疴。皇帝每日省视。祈予速痊。不期延至初九日巳时。神思渐散。遂至弥留。予躬膺孝养。五载于兹。叠晋徽称。已无遗憾。惟念皇帝遭兹大故。倍觉茕茕。且值军务未竣。万几待理。务当勉节哀思。一以国事为重。中外文武。恪恭厥职。共襄郅治。予灵爽实与嘉之。其丧服酌遵旧典。皇帝持服二十七日而除。大祀固不可疏。群祀亦不可辍。再予向以俭朴为宫壸先。一切事关典礼。固不容矫从抑损。至于饰终仪物。有可稍从简约者。务惜物力。即所以副予之素愿也。故兹诰谕。其各遵行。  

  ○谕内阁、朕自圣母孝全成皇后慈驭上宾以来。即荷皇太后抚育、十有五载。深恩罔极。莫报劬劳。临御之初。徽称聿晋。承欢侍养。渥被慈愉。数载以来。见朕因各省军旅倥偬。焦劳宵旰。每于勉励之余。曲加体恤。本月初一日、谨上皇太后尊号。方冀亿龄允协。福履无疆。俾朕奉养晨昏。长承爱日。不意旧疾难痊。寖至大渐。遽于初九日巳时。仙驭升遐。衔恤哀号。痛何能极。伏念大行皇太后。懿德素昭。覆庇朕躬。恩勤备至。讵意五年尊养。依慕正殷。今竟无由再仰慈颜。悲怀曷释。钦奉遗诰。谕朕以军务未竣。勉节哀思。一以国事为重。敢不敬遵遗命。强加抑制。本日复据王大臣、合词吁恳节哀。请遵皇考宣宗成皇帝成宪。著俯如所请。每日奠醊后、仍居养心殿。所有大丧礼仪。著派恭亲王奕?、怡亲王载垣、大学士裕诚、尚书麟魁、全庆、敬谨管理。一切应行事宜。并著详稽旧典。悉心核议。随时具奏。将此通谕中外知之。  

  ○自是日始、上居养心殿。  

  ○辛未。孝懿仁皇后忌辰。遣官祭景陵。  

  ○卯刻、上诣慈宁宫大行皇太后几筵前、行朝奠礼。午刻、行午奠礼。申刻、行夕奠礼。自是上每值供奠行礼。哭必尽哀。  

  ○谕内阁、向来各督抚、将军、府尹、及盐政、关差、织造等、例贡方物。著期年内暂行停止、候传。  

  ○又谕、大行皇太后大事。除轮应年班来京之蒙古王公台吉等、遣员进贡。及唪经呼图克图喇嘛、仍著照例来京外。本年应行来京之后藏呈进丹书克堪布。业经由藏启程。著仍行来京。其余年班之堪布。内外扎萨克、阿拉善、归化城、杜尔伯特、乌梁海、土尔扈特、浩硕特、伊克明安、等处之汗、王、贝勒、贝子、公、额驸、台吉、塔布囊、公主之子孙。无论御前、乾清门、在外行走。及回子、伯克、土司、土舍廓尔喀等。均过二十七月。各按应来年分。按班来京。  

  ○又谕、英秀等奏、哈萨克汗阿拉坦沙喇、现因年老、愿将汗爵移于伊侄台吉绰坦、据呈转奏请旨一摺。哈萨克汗阿拉坦沙喇、现在年老。不能办理哈萨克事务。即著照所请。将所遗汗爵。赏移于伊侄台吉绰坦。以便约束所属哈萨克等、办理游牧事务。  

  ○谕军机大臣等、前据怡良等奏、<?口英>夷欲令兵船赴北洋帮捕海盗。已饬署苏松太道、谕令该夷毋庸前往。本日据崇恩奏称、七月初二日。有三桅火轮船一只。两桅夷船二只。无桅火轮船一只。先后驶至之罘岛海口。据称上海、甯波、公雇火轮船一只。外借夷船二只。并呈出船照、及苏松太道谕帖。旋即驶往奉天。追阻不及等语。<?口英>夷通商船只。止准在五口往来。山东奉天洋面。皆非该夷应到之地。火轮船虽由商雇。究属夷船。岂可任听商民驾驶北行。致令夷船溷迹。怡良等、既经谕知该夷领事。著即饬令将北驶船只、迅速追回。即商雇之火轮船。亦一体撤回。不准擅向北洋开驶。甯波雇备此船。何以未据奏报。辄即给照开洋。苏松太道谕帖。既系给与勇船。何以又入夷目之手。甯波所雇火轮船。既系一只。何以北来之船。竟有四只。种种影射。此端一开。该夷任意游行。何所底止。且内洋盗匪。自有师船勇船剿捕。何必借助外夷。致令将来藉口。著怡良、吉尔杭阿、即饬前调拖罾各船、迅速北上。与奉天、山东、合力剿办。严谕商民。不准率行借用夷力。一面将苏松太道谕帖原委。据实查明具奏。甯波雇备火轮船。系由何人擅自给照。著何桂清、查明严参。不得曲为解释。此项夷船、如仍在奉天洋面。即著英隆、恒毓、妥为晓谕。令其恪遵成约。克日南返。傥有邀求。务宜正言拒绝。不可稍事迁就。如现已驶回东洋。或山东洋面。再有续来夷船。即著崇恩、饬令登州镇道、一体谕令南还。勿再任其北驶。并分饬沿海各口岸。严密防范。是为至要。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又谕、本日据王履谦奏、河北新乡县刁民纠众围城、请拨兵赴剿。并据英桂奏、河北土匪滋事、急筹剿办各一摺。新乡县刁民。胆敢在各乡到处裹胁。聚众围城。并与辉县、温县、原武、阳武、等县匪党。暗相句结。实属形同叛逆。若不大加惩创。必至毫无忌惮。该抚已调集各路兵勇。前赴新乡。并新调直隶兵一千名。著即迅饬河北镇崇安、克期剿办。万勿稍延。现在豫省南路边防。固属紧要。而河北系腹心之患。尤当先其所急。邱联恩、驻劄光州。边浴礼、本驻信阳。著英桂将南路防堵事宜。责成该镇道、严密筹办。在防弁兵。均归调遣。该抚即前赴新乡、厚集兵力。将此股匪徒迅速扑灭。其各乡被胁良民。务须明白晓谕。令其自行解散。免致怀疑生变。并恐东结河工灾黎。西结阳城土匪。纠集多人。更形棘手。不可稍存大意。致使蔓延。又英桂片奏、西淩阿咨调防兵。难以抽拨。现在湖北剿贼吃紧。新乡刁民。既调直隶兵一千名、前往助剿。仍当于南路防兵内。酌拨楚北一千。庶可彼此兼顾。不致有误事机。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又谕、据王履谦奏称、河北卫辉府新乡县联庄会、聚众围城。并已纠合邻近各县。希图抗拒。探闻原武边境。均有新乡匪徒把守。荥泽对岸亢村驿、文报不通。省垣兵力既虚。防河兵勇、及北镇兵勇、为数无多。无可调遣等语。因思防守下游。固属紧要。而新乡刁徒滋事。尤为刻不容缓。著桂良、即将前调防河大名官兵一千五百名。派拨千名。交该镇道统带。就近取道卫辉。前往新乡。相机助剿。所有此项分拨官兵。著即交英桂调遣。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  

  ○予安徽庐州等处殉难通判许亦清等、祭葬世职。文生鲍云鹏等三十九名口、旌恤如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