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史部 >> 纪事本末类 >> 清实录咸丰朝实录
咸丰朝实录卷之六十三
2013年08月22日 15:10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上书房总师傅文渊阁领阁事翰林院掌院学士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国史馆总裁官武英殿大学士管理兵部事务加十三级纪录十四次臣贾桢藳本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保文渊阁领阁事武

  英殿总裁官教习庶吉士体仁阁大学士管理户部三库事务管理刑部事务加二十三级纪录十六次臣周祖培总裁官太子少保管理内繙书房事务对引大臣军机大臣镶蓝旗满洲都统户部尚书管理三库事务加四级随带加五级纪录十二次臣宝鉴总裁官经筵讲官弘德殿教习清文谙达上书房总谙达国史馆总裁官正蓝旗蒙古都统礼部尚书管理太常寺鸿胪寺事务加二级军功加四级随带加八级纪录五次臣倭什珲布等奉敕修  

  咸丰二年。壬子。六月。庚辰朔。以安徽清查藩库出力。予知府傅继勋等、加衔升叙有差。  

  ○辛巳。上诣绮春园。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吴文镕奏、动款分年修造军械等项一摺。云南省道光二十五六等年。永昌案内、并云缅弥渡保山等案内。损失军械。用缺火药铅丸等项。经该督查照各标营报册。分别准驳。筹款修造。约需银四万三千余两。著准其将各营公费岁拨余賸节省银两动用。五年后照额补全。另片奏、此次应补军械。统由该督在省委员监视修造。毋庸交各营领办之处。均著照所请行。该督务当随时查核。毋任草率偷减。仍于每年工竣后。另行造册奏销。  

  ○以翰林院侍讲学士讷尔济、侍读孙鼎臣、侍讲广凤、编修晋康、詹事府少詹事王履谦、充日讲起居注官。翰林院编修卓橒、吕倌孙、署日讲起居注官。  

  ○缓云南黑盐井灶商、应解续捐银。  

  ○壬午。以翰林院侍读学士潘曾莹、为光禄寺卿。  

  ○以先圣周公后裔东野茂嵩、承袭五经博士。  

  ○癸未。上诣绮春园、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陆建瀛等奏、遵筹漕运事宜一摺。据称现在东省水势骤长。八牐已无岸可循。重运恐难逆挽。请分别变价海运。并酌量起卸办赈截漕。抵给兵饷及行月兵匠等米各款。著户部速议具奏。其业经渡黄各帮船。仍著严催前进。毋任迟延。另片奏、铜铅船只。亦难上挽。须豫筹变通之计。请由台庄陆运至济甯。再行雇船载运北上等语。著户部一并速议具奏。  

  ○谕军机大臣等、季芝昌奏、浙江鄞县奉化县乡民因粮滋闹。鄞邑首犯已据乡民缚送。奉化亦获有从犯应完粮赋。均照常输纳。惟东乡拒捕枭徒。负嵎不服。经该督派委张从龙、前往晓谕。解散党与。自无须重兵围剿。该督已将前调官兵撤回归伍。傥该枭徒等于晓谕后。仍不知感悟。必当加以兵力。现在椿寿署理巡抚。应如何调度之处。仍著季芝昌、会同该署抚酌量情形。相机妥办能将首要各犯、悉数捦获。自可解散胁从不致酿成大患。将此各谕令知之。  

  ○福建陆路提督炳文奏、查阅所属营伍情形。得旨。随时加意操演。勿稍懈弛。闽省营伍陋习固深。然不可概以易兴谤讪目之。作大员者度量闳阔方可。汝之此言。是先存一弭谤见好之心矣。朕甚为汝忧。  

  ○湖北巡抚龚裕等奏、洞庭湖宽阔数百里。水陆交通。此时贼在永州。自应豫为筹防。已拨调省兵丁二百名。赴蒲圻县设防。博勒恭武现将提标兵五百名。带赴荆江下游嘉鱼等县。察看水陆地势。择要防堵。仍俟所调各兵陆续到省。妥为布置。报闻。  

  ○以江西南昌城守协副将张广信、为福建汀州镇总兵官。  

  ○以催趱江浙回空粮船。并督办挑河出力。予江苏知县翟鑅观等、加衔升叙有差。  

  ○展缓江苏清河、宿迁海、沭阳、四州县。被水地方新旧额赋。  

  ○贷江苏苏松等属帮丁银谷。  

  ○甲申。上诣绮春园、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杜受田、怡良奏、遵查山东赈务、先筹办理情形。并将刘源灏酌拟章程十条。开单呈览一摺。据称上年丰北漫口。山东滨河州县被淹成灾。鱼台最重。济甯次之金乡、嘉祥、滕峄又次之。曾经分别重轻。三次放赈。现在拟俟河运各帮、有挽入东境者。即令先行起卸以资散放等语。著即责成该省藩司刘源灏于散赈时妥为经理。惟伏秋大汛以后。水势大小、及收成丰歉。势难豫定。著社受田、怡良咨明山东巡抚饬令该藩司于秋收后确查被灾轻重。分别奏明办理。至截漕备赈各帮船昨已降旨谕令陆建瀛等将业经渡黄船只严催前进惟旗丁人等。既知漕粮作为赈米恐沿途搀水和土藉滋弊端著杨殿邦督饬该管粮道、认真盘查。如交米时有短少潮湿等弊。即将丁舵人等严惩究办仍责令赔缴。以重赈务另单奏酌定限期豫筹剥运及遴委大员监盘分运。并分剥赈米存卸灾区。剥运脚价作正开销。豫查户口分设米厂各事宜俱著照所议办理。仍责成该藩司随时体察情形。斟酌妥办。  

  ○又谕龚裕奏请将越分言事之知县、交部议处等语湖北枝江县知县朱启鸿、禀陈广西军务。实属越分言事。著交部照例议处。惟念该员籍隶桂林。于本地情形或能谙悉著即饬赴广西军营。交劳崇光差遣委用。并著察其才具。能否得力。如系空言无实。即行据实参奏。  

  ○谕军机大臣等、程矞采奏、遵覆寄信谕旨一摺。并陈道州接仗布置情形等语。逆匪占踞道州。已逾帀月。计各路调集兵勇。亦不为少。加以本地团练。亟宜乘该匪营巢未定之时设法合力攻围。该州地势既属平坦。与粤西崎岖情形不同。正可扼其要隘。前后兜剿。该督节制诸军。即饬带兵各员。相机妥速剿办。万勿迁延。致令该匪等深沟固垒。布置从容。复蹈永安之辙。该城内外。为贼匪偪胁之众。原其心迹。不过畏累苟安。岂肯甘心从逆。乘此大兵云集之时。当先晓谕该居民。或侦探贼踪或作为内应。及早埽除群丑。得以共安衽席。是亦固结人心。解散贼党之一道也。至围困贼匪。总以严断接济为要。米盐之外尤应严防火药透漏私售。即兵勇中大半楚粤之民。亦难保无与会匪暗通消息。私为接济。即如广东之罗镜。广西之永安等贼。皆围困累月。若铅丸火药真能断绝。逆匪岂能于弹丸之地。凭恃凶焰。久抗我军耶。此节最为要著。务须认真查察。勿受欺蒙。劳崇光、现在是否与姚莹、许祥光等、驻劄永州。筹办军务。永州乃遏贼要路。防堵不可稍疏。仍须防贼回窜粤境。该督与劳崇光统筹全局。随时知照赛尚阿、声势联络。使贼匪无可乘之隙。庶可一鼓歼灭。长沙省垣大吏。均非本任。一切镇抚接应事宜。该督须时时兼顾。仍密饬地方官严查奸细绥抚居民是为至要。将此由六百里谕令知之。  

  ○举行本年军政侍卫处銮仪卫、满洲、蒙古、汉军、各旗营。卓异官一百三十九员。才力不及官八员。年老官二十九员。有疾官二十六员。分别议叙处分如例。  

  ○以拏获湖南衡阳等县匪徒出力。予知府陶恩培等升叙有差。  

  ○贷湖南凤凰、乾州、永绥、古丈坪、保靖、五厅县屯丁谷石。  

  ○乙酉。上幸静明园。  

  ○谕内阁、嗣后遇朕临幸清漪园、静明园、各衙门著照常带领引见。  

  ○陕西陕安镇总兵官福诚。奏报到任日期。得旨。认真整顿不可甘蹈委靡之习。  

  ○丙戌。上幸同乐园。赐王公大臣蒙古王贝勒等食。  

  ○谕内阁、赛尚阿奏、驰赴湖南永州督办军务一摺。现在粤匪窜踞道州。湖南军务。最关紧要。著赛尚阿即带钦差大臣关防。扼要驻劄。会同程矞采筹办防剿事宜。相机调度。现在劳崇光已回广西。徐广缙亦经驰抵梧州。所有广西军务。即著徐广缙会同劳崇光接办。以专委任。  

  ○谕军机大臣等、据实尚阿驰奏、逆匪现踞道州。我军围剿情形。并通筹全局。现已驰赴永州督办各一摺。据称严断。接济一节。最关紧要。昨已谕令程矞采。认真查察该大臣现已带兵驰抵永州。著即将目前防剿事宜。会商妥办。道州城外各险隘。现尚被贼占踞。务即严饬镇将。先将各险隘攻破。撤其藩篱。使该逆株守孤城。庶可聚而歼旃。另片奏、添调兵丁等语。四川前调之兵。业据徐泽醇奏称、遴派启程。自未便复令折回抽换。其松潘建昌二镇续调官兵。并湖南湖北添调新兵。即著赛尚阿、程矞采、酌量情形。随时飞调。或拨赴军前。或酌留防守。一切机宜。朕亦不为遥制。至广西各勇。既称在途滋事。且多不愿越境。此等无律之军。即勉强调派。何能得力。应如何酌留广西。分拨防守。抑或应行遣散之处。均著该大臣等咨行徐广缙劳崇光、妥筹办理程矞采现在驻劄衡州。仍当兼顾湖北防堵事宜。随时咨商台涌、龚裕、博勒恭。武等豫筹妥办。不得顾此失彼。将此由六百里谕令知之。  

  ○又谕、据赛尚阿奏、劳崇光已由楚回粤。现拟统带弁兵前赴湖南永州、并据徐广缙奏、现抵肇庆。即日驰往梧州各一摺。广西大股逆匪。现虽窜越湖南。而本境零星土匪。尚未净尽。波山艇匪。势尤猖獗。徐广缙现已驰抵粤西。所有该省堵剿各事宜。即责成该督会同劳崇光妥办。其湖南军务。已饬令赛尚阿会同程矞采办理矣。现在道州贼匪。被剿紧急。难保不复窜广西。即广西未净之匪。与广东毗连湖南处所。亦难保不与道州贼匪。暗相句结接济。该督统辖两省。于楚粤交界地方。务须严密防守。以杜贼匪分窜。向荣现既称病。其提督事务。暂令马龙代办。究竟该提督病势如何。该督即察看具奏。广东罗镜逆匪。现闪叶名琛督剿。该督仍当随时咨商调度。迅速剿除。毋令久稽显戮广西招募壮勇。闻多滋事。已谕令赛尚阿等、酌量遣散并著该督等设法弹压。勿令别滋事端。将此由六百里谕知徐广缙、劳崇光、并谕令叶名琛知之。  

  ○钦差大臣大学士赛尚阿、奏参候补知府谢继超、不肯管带潮勇。违令缴札。请革职留营。得旨。谢继超仅予革职。不足蔽辜。著发往军台效力赎罪。  

  ○两广总督徐广缙、奏报遵旨驰往梧州。筹办剿匪情形得旨。卿其妥为调度。一切军务。贵严不贵宽。  

  ○予广西阵亡监生胡家贞、赏恤如例。  

  ○丁亥。上率皇后诣绮春园、皇贵太妃前行礼。  

  ○御同乐园升座。受皇后礼。  

  ○赐王公大臣蒙古王贝勒等食。  

  ○谕内阁、朕惟易著咸恒。首重人伦之本诗歌雝肃用端风化之原。绥万福以咸宜。统六宫而作则式稽令典。爰举隆仪。贞贵妃钮祜禄氏。质秉柔嘉。行符律度。自天作合。聿徵文定之祥。应地无疆。斯协顺承之吉。惟克懋修夫内治允宜正位乎中宫。其立为皇后。以宣壸教。所有应行典礼。该部察例具奏。  

  ○以剿平广西何名科等股匪出力。赏游击瑞保、都司李成瑞、守备唐文灿、李正升、杨致英、知府马丽文、同知张汝瀛等、花翎知州李庆福等、蓝翎。余升叙有差。  

  ○戊子万寿节。遣官祭太庙后殿。  

  ○遣官祭福陵。昭陵。昭西陵。孝陵。孝东陵。景陵。泰陵。泰东陵。裕陵。昌陵。慕陵。  

  ○遣官祭孝和睿皇后暂安寝殿。  

  ○遣官祭孝德皇后殡宫。  

  ○遣官祭显佑宫。东岳庙。城隍庙。上诣安佑宫行礼。  

  ○诣绮春园、皇贵太妃前行礼。  

  ○御正大光明殿。王以下文武大臣官员、蒙古王贝勒等、行庆贺礼。  

  ○幸同乐园。赐王公大臣蒙古王贝勒等食。  

  ○己丑。上幸同乐园。赐王公大臣蒙古王贝勒等食。  

  ○以工部右侍郎锡龄为浙江乡试正考官。翰林院编修刘书年、为副考官。礼部右侍郎曾国藩、为江西乡试正考官。江南道御史丁浩为副考官。詹事府少詹事王履谦、为湖北乡试正考官。翰林院编修许其光、为副考官。  

  ○庚寅。上诣绮春园、问皇贵太妃安。  

  ○辛卯。孝德皇后殡宫月祭。遣官行礼。  

  ○谕内阁、户部奏、遵旨速议漕运事宜一摺。所有江安江广各帮起运米石。均著照该部所议。分别催趱并截留备赈抵给银款。其浙江帮船。本年秋闲。是否尚能改行海运。著陆建瀛悉心酌核如果确有把握即责成该督妥为办理。应用水脚剥价等银。仍由浙江巡抚核实筹备。傥因时交秋令。行驶维艰。该督即会同浙江巡抚妥商截卸。在附近上海地方存储。于今冬豫筹来岁海运。毋得互相推诿。致干重咎。此次漕行迟误。总由丰工未能合龙所致陆建瀛杨以增、著交部分别议处。另片奏铜铅起运、亟筹变通等语。著山东巡抚体察情形。于各运到境。即饬地方官雇备车辆。或多备剥船。催令迅速北上。其在后各运并著两江总督设法催出江境。毋任稍有迟延。  

  ○以内阁学士万青藜、署礼部右侍郎。载龄、署工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  

  ○壬辰。上诣绮春园、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僧格林沁奏、端华于大考翰詹时。为已革学士保清修补试卷等语。著端华明白回奏。是日监试王大臣载垣等、何以不行阻止。并著据实明白回奏。  

  ○又谕、赛尚阿奏、驰抵永州督办军务一摺。逆匪窜踞道州经和春叠次移营进剿。于五里亭地方。伤毙贼匪百数十名。生捦五名。贼众仍踞城筑墙。意图抗拒。现在赛尚阿已于六月初一日。驰抵永州府城。分派各路官兵。四面进偪。和春劄营道州城北。与东面声势联络刘长清、王家琳、邓绍良等、各带重兵。分扼西南布置尚属妥协。著即会同程矞采。督饬统兵各员。乘此兵勇云集之时。合力兜剿。务将屯聚逆匪。悉数歼除。毋任窜逸。复滋扰害。  

  ○癸巳。上幸万寿山。  

  ○谕内阁、本日据端华、载垣等、遵旨回奏各一摺。殿廷考试功令綦严。端华经朕特派监试。辄为已革侍讲学士保清修补试卷。实属违例著退出。御前大臣。交宗人府议处载垣未能阻止。著一并交宗人府议处珠勒亨、特兴额、多尔济那木凯、明庆穆克登额、德木齐扎布、继善恩醇、联顺、安兴阿、托精阿、索布多尔扎布、均著传旨申饬。  

  ○谕军机大臣等、御史彭庆钟奏、粤匪盘踞道州、请饬江西省实力防堵一摺。江西吉安府属之龙泉永新。及袁州府属之宜春萍乡等处。均与湖南接壤。现在粤西逆匪盘踞道州。经官兵四面攻剿。难保不溃围奔窜。扰及邻境。著陆建瀛、陆元烺、体察情形。于各属要隘添派得力将弁。密为布置。实力巡防。勿任窜入。但不可稍涉张皇。致令居民纷纷迁徙。原摺著钞给阅看。将此各谕令知之。  

  ○甲午。谕内阁舒兴阿奏、遵旨筹议番务章程一摺。并开单呈览。朕详加披阅。所称分别地界、以杜推诿。不分畛域、以严堵击。徵调营汛。发给令旗裁撤零卡。统归总隘。以及添派马探。增筑壕垒。各营会哨。随地摉查。番族岁赏。仍复旧例各条。筹画均属周妥。著即照所议办理。该督惟当督饬边卡文武员弁。实力奉行。勿得日久生懈。其各条内尚有未尽事宜。著再行详晰酌核。分别奏咨办理。  

  ○福建台湾镇总兵官恒裕、台湾道徐宗干、奏谢议叙恩。得旨。汝二人事事和衷办理方好。海疆重地。尤为紧要。不可见小而忘大。勉之慎之。  

  ○以剿办甘肃黑城子撒回出力。赏千总温积桂等、蓝翎。守备杨正才等、升叙有差。  

  ○以派办甘肃蒙古番族事件出力。予知县吴春焕等、升叙有差。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