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史部 >> 纪事本末类 >> 清实录咸丰朝实录
咸丰朝实录卷之十八
2013年08月28日 09:59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上书房总师傅文渊阁领阁事翰林院掌院学士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国史馆总裁官武英殿大学士管理兵部事务加十三级纪录十四次臣贾桢藳本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保文渊阁领阁事武

  英殿总裁官教习庶吉士体仁阁大学士管理户部三库事务管理刑部事务加二十三级纪录十六次臣周祖培总裁官太子少保管理内繙书房事务对引大臣军机大臣镶蓝旗满洲都统户部尚书管理三库事务加四级随带加五级纪录十二次臣宝鋆总裁官经筵讲官弘德殿教习清文谙达上书房总谙达国史馆总裁官正蓝旗蒙古都统礼部尚书管理太常寺鸿胪寺事务加二级军功加四级随带加八级纪录五次臣倭什珲布等奉敕修  

  道光三十年。庚戌。九月甲辰上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给事中方允镮、奏称奉天昌图厅所属十六社佃户领垦地亩纳租。向有定制。近来该王办事人等、藉词勒徵。据为利薮。以致闾阎穷困盗案纷多等语。著盛京将军奕兴查明具奏照例办理。毋稍含混。  

  ○又谕、杨殿邦奏、全漕尾帮。催过济城一摺。湖南尾帮船只。于九月初六日始行催过济城。较之上年。已属迟滞若再不实力催趱。不但回空逾限。必致贻误新漕。咎将谁属。著杨殿邦。迅饬封闭汶上迤南各牐。俾河水足资浮送。抵临清后。更须亟筹起剥。并著山东巡抚、直隶总督、一体设法严催。添剥济运。傥再因循、有误回空。定将该督等、重惩不贷。  

  ○谕军机大臣等、有人奏、新授江西巡抚陈阡、刚愎自是。荒淫无度。前在江西吉安府任内。勒增落地税。几至罢市。又因收漕毙命。并与参将、通判、结拜兄弟。挟优演戏。种种不守官箴等语。著张芾。严密查访明确据实具奏。毌许瞻徇含混致有不实不尽。懔之慎之。原片著钞给阅看。将此密谕知之。  

  ○又谕、有人奏、新授江西巡抚陈阡、前由进士、分发福建知县。假借声援遇事营求该管上司、被其欺蒙。滥列保荐。其历任地方。日以饮酒赌博为事。前在侯官县任内。有该县发卖珠翠之民妇。出入衙署。并与该民妇饮酒。其胞兄陈四、在署干预公事。与钱铺丁二结交。无所不至等语。著刘韵珂、按照原奏所指各情。严密查访。秉公据实具奏。毋得稍有不实不尽。懔之慎之。原片著钞给阅看。将此密谕知之。  

  ○又谕、前因广西游匪滋事。曾经降旨、令徐广缙前往、会同郑祖琛、向荣、督办。兹据徐广缙驰奏、广东现值匪徒滋事。调度筹维。均关紧要。势难亲往。仍派文武员弁、分带兵勇。前赴梧州会办等语。该督统辖两省。责无旁贷。惟东省现值多事。自难兼顾西省。系属实在情形。现在钦差大臣林则徐、甫经派往。前任提督张必禄、藩司劳崇光、计亦未抵粤西。郑祖琛、向荣、统兵督剿。是其专责。向荣接奉前旨。想已兼程带兵。星驰赴粤。著即与郑祖琛、督饬文武员弁、激励绅勇。相机进剿。前派湖南兵二千名。即飞催该管将弁、率领前往。其贵州备调之兵二千名。如现需用。即一面奏闻。一面飞咨黔省调取。总期迅速蒇事。毋留余孽。以副朕望。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又谕、徐广缙等驰奏、匪徒滋扰、请将回营之文武员弁革职一摺。广东英德等县。游匪滋扰。据奏、调集兵勇。杀毙贼匪二百三十余名。内有头目九名。该匪等、分股窜匿。经候补知府史朴、与署游击苏崇阿、并参将齐诚额等、带兵夹击。因乡民导引。不谙纪律。以致冲散队伍。文武员弁。同时被困。旋复回营。现在贼匪出没数县。毗连界内等语。匪徒围困官兵殊堪发指。非大集兵勇。四面兜剿。不能迅就扑灭。徐广缙、既未能分身前往广西。著即专办广东军务。务须督饬提督祥麟、臬司祁宿藻、严饬文武员弁、相机设法分别堵剿。所有水陆各隘口。尤须加意严防。勿令东西两省匪徒。句结蔓延。并当断其接济。解其胁从迅速进攻。一鼓歼除。克期蒇事。其有奋勇出力、及捐赀募勇者。无论官员绅民。准其从优奏请奖励。如有畏葸退缩、不用命者立即严行惩办。候补知府史朴、轻进失利。著与巡检顾侃、千总蒋朝纲、黄大全、把总黄舜全、外委姚连发、王定祥、黄雄泰、记委任茂方、均暂行革职。仍责令随营效力。署提标中军参将齐诚额、卸清远营游击强其修。是否有意迁延。著该督确查参办。前奏副将王浚受困。不知下落。亦著查明具奏。毋许稍有隐饰。至所称佛罔乡民。情愿帮同击贼。用为前队。何以一遇贼匪。即纷纷逃回。致令官兵受困。是否不谙纪律。抑系句通诓诱。致堕术中。乡民导引。势所必需。但须洞悉情形。确有把握。方能得力。著谕知带兵各员、临事制宜。不可稍存大意。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太常寺卿陶梁、奏称宣宗成皇帝。于嘉庆十八年、九月十五日。歼除教匪一事。当时只知神枪毙贼。不知由内讯出首逆林清住址。是以连夜拏获。克日荡平。请敬谨登载实录。以昭圣武。得旨。交实录馆、敬谨详查纂办。  

  ○漕运总督杨殿邦、奏报帮船脱空迟延实情。得旨。经朕此次批饬训谕后。尔若能痛改前非。非特为实心任事之人。将见历尽艰辛。更为老成可靠者。懔之。  

  ○命喀尔喀扎萨克郡王托克托呼图噜子、二等台吉三音苏察喇勒图、在乾清门行走。  

  ○予广东阵亡千总伍嘉猷、祭葬世职。  

  ○乙巳。上诣安佑宫行礼。  

  ○以宣宗成皇帝梓宫发引。前期诣正大光明殿几筵前、行祖奠礼。午刻、复诣几筵前、行启奠礼。申刻、行辞奠礼。酉刻、行夕奠礼。攀恋呼号。备极哀恸。  

  ○以恭悬。慕陵隆恩殿、隆恩门、御书扁额。前期、遣官告祭宣宗成皇帝几筵。  

  ○诣永春室、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徐泽醇奏、西昌地方地震。委员前往抚恤一摺。并酌带银两接济等语。四川西昌县城内。于八月初七日。地震逾时。衙署、监狱、仓库、倒塌。军民压毙甚多。并有教授曾习传、教谕滕昺甲、均被压伤殒命。实堪悯恻。著该督迅委贤员前往。详加查勘。妥为抚恤。毋使一夫失所。所需银两。著即在于捐备经费项下动支。以资接济。  

  ○谕军机大臣等、骆秉章奏、防堵广西匪徒一摺。广西修仁荔浦两县。贼匪滋扰。虽距湖南地面较远。但经粤省剿捕。难保该匪不窜入楚境。现在向荣、调任广西。想已带兵赴粤。著该抚会同署任提督文安、严饬所属各营县。扼要防范。如探明迎剿得手。即著不分畛域。跟踪追捕。合力兜捦。以期速就扑灭为要。将此谕令知之。  

  ○湖南巡抚骆秉奏、县丞王逢吉、禀讦藩司春熙、考核不公。提省审办。得旨。秉公确查。毋稍含混。看来王逢吉虽属妄禀。而该藩司亦不得不认真究办。  

  ○贷河南城守尉修理衙署银。  

  ○丙午。宣宗成皇帝梓宫发引。上诣几筵前奠献。擗踊哀恸。卯刻、奉移梓宫。出正大光明殿。至圆明园宫门外。升大昇轝启行。上步从。哭不停声。至恩慕寺南、跪送后。豫诣芦殿、敬视陈设祗候梓宫至。哭泣跪迎于黄布城北门外。奉安讫。行夕奠礼。自是每日黎明。上诣芦殿、行朝奠礼。跪送梓宫启行。出黄布城南门。上步从一里有余。始由间道、至前途芦殿、跪迎梓宫。奉安讫行夕奠礼、如前仪。  

  ○诣皇贵太妃行宫问安。至还宫、皆如之。  

  ○遣官祭历代帝王庙。  

  ○谕内阁、程矞采奏、思茅边外土匪、叠被歼捦。现将防兵分别留撤一摺。云南普洱府属之思茅厅边外、车里土境游匪滋扰。叠经降旨、令该督调集弁兵迅速歼除。并饬务将戕官要犯。拏获惩办兹据该督奏称、叠次歼毙贼匪焚烧贼寨。并生捦匪犯一百数十名。其句结滋扰之刀准臣。业已落江身死。是此案匪徒。现经叠加惩创。自不值久劳兵力。所有该省调集各镇营兵练。除酌留各要隘防缉外。余著分起撤回归伍。现获各犯。分别审拟按律惩办。未获余匪。仍著饬属严拏。毋任一名漏网。其善后一切事宜。著该督悉心妥议具奏。  

  ○又谕、向荣奏、志赴调任、酌带官兵、前往会剿一摺。并另片奏、请将已革守备周万远、调赴粤西随同剿捕等语。前已有旨、令向荣驰赴粤西带兵进剿。兹据奏称、前经郑祖琛、奏调湖南精兵二千名。已分派遴员管带前往。该提督、前次派御楚匪之镇筸镇标官兵四百名。亲带常德官兵二百名。著准其添派带赴军营。会同剿办周万远、亦准其调往。随营效力。该提督务当督率官兵。迅速掩捕立歼群丑。以靖岩疆。  

  ○谕军机大臣等、徐广缙驰奏、遵旨通筹调兵拨饷、分别剿办粤东西各匪情形一摺。粤西匪徒。分窜县城。粤东英德一带贼匪。亦甚狓猖。已屡经降旨、令徐广缙等、妥筹迅剿。并谕令该督、毋庸前赴梧州。专办粤东剿捕事务。海疆夷务。均关紧要徐广缙、驻守省垣用资控制。叶名琛、此时计已亲赴韶州督兵剿捕。务须择要防剿。勿使两省贼匪合而为一转致愈难翦除。一俟追剿得手即将现办情形。由驿驰奏。粤东现在夷情。是否安静并著随时奏闻。至粤西军务。该督亦须兼筹熟计迅奏肤功。以慰朕念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云贵总督程矞采奏、遵查滇省新开矿厂。虽未大臻成效。尚有利于民生。行之亦无流弊。请暂缓议停。下部议行。  

  ○山东曹州镇总兵官三星保奏、南粮重运首帮。催入临清牐口。其在后各帮。亦严催前进。得旨。实力挽催。毋稍疏懈。  

  ○命御前大臣载垣、端华、僧格林沁、恭理丧仪。  

  ○以贵州剿捕楚匪出力。赏总兵官秦定三、巴图鲁名号。道员周作楫、知府淡树琪、总兵官崇福、参将任大贵、德安、都司韩永奇、田学韬、守备马清杰、花翎。故县陶履诚等、蓝翎。余升叙有差。  

  ○旌表守正捐躯。安徽泗州民高允恭妻姚氏。四川富顺县民杨蓬妻许氏。  

  ○命陕甘总督琦善、拨银四千九百两有奇。解赴喀喇沙尔备咸丰二年经费。  

  ○是日。驻跸黄新庄行宫。  

  ○丁未。驻跸半壁店行宫。  

  ○戊申。谕内阁、永康、载岱奏、请将领催人等交讯。并请议处一摺。据称、慕陵西朝房内。靠山二柁。有熏焦情形。立时浇灭等语。慕陵重地。当差人等何以不小心火烛。致有疏虞。领催至淳、拜唐阿双如幼丁穆腾额等、均著交刑部严行讯究。据实具奏内管领喜顺、副内管领常贵、均著听候传讯所有永康等、及失察司员处分。俟定案时再降谕旨。  

  ○湖广总督裕泰奏、遵查藩司万贡珍参款。委员访察。得旨。认真查办不许稍有回护。  

  ○赏恭请大昇轝民夫银。  

  ○是日、驻跸秋澜行宫。  

  ○己酉。以恭上孝和睿皇后。孝穆成皇后。孝慎成皇后。孝全成皇后尊谥。前期遣官告祭天。地。太庙。社稷。宣宗成皇帝几筵。  

  ○以移奉孝穆成皇后。孝慎成皇后。孝全成皇后神牌于东配殿。前期、遣官告祭陵寝。  

  ○是日、驻跸古解村御营。  

  ○庚戌。命惇郡王奕誴、恭代行朝奠礼上御素服。冠缀缨纬。先诣西陵。恭谒泰陵泰东陵、昌陵。行礼毕至西朝房南金殿。诣隆恩殿。孝和睿皇后神位前行礼。恭上尊谥册宝。册文曰。臣闻思齐起化。重闱则翼子诒孙。长乐流芳万世则祥图瑞史。佑启方隆于初服。显扬更阐夫崇称。金戺庥延。瑶编彩焕。钦惟皇祖妣孝和恭慈康豫安成应天熙圣睿皇后。孝乎惟孝。和以致和履喆含聪。位长秋而恭赞。配曦循晷。荫函夏以慈垂。康居之色养旋膺。豫占崇德。安宇之徽称屡晋。成验绥猷。应运参天。三十载欢承轩纪。熙光作圣。七旬余福备箕畴式表既遵。孙谋孔固彝章载考。孺慕靡涯。威仪悉备曰钦慈和遍服曰顺。乾符夙协惟钦爰媲于妫型坤道时行。克顺弥昭夫姒嗣。谨奉册宝。恭加尊谥。曰孝和恭慈康豫安成钦顺应天熙圣睿皇后。于戏。雕俎维馨。仰懿范而庶几妥侑。宝镠是镂溯徽音而曷罄敷陈。睿鉴如临繁祺永锡。谨言。礼成复诣孝和睿皇后梓宫前、行祇告礼毕。恭谒孝穆成皇后。孝慎成皇后。孝全成皇后陵寝。奠酒行礼毕。御史衣幄次更礼服。诣隆恩殿、孝穆成皇后。孝慎成皇后。孝全成皇后神位前、行礼。恭奉册宝。上孝穆成皇后尊谥。册文曰。臣闻芳徽永播。尊亲将豫荐之诚。令则宏昭。述德阐坤贞之义。奉鸿称而展孝彤管垂型。稽钜典以陈词。琅函耀彩钦惟皇妣孝穆皇后毓粹簪缨。扬芬鞶帨。俪储宫而著媺。娴内则以修仪。勤问视于庭闱。温恭有恪。守箴规于诗礼。敬戒弥敦。茧馆程功迪训播璇闺之化。藩封拜命。承恩荷金册之荣。逮灵驭之遐升。缅音徽之未閟。我皇考诞膺景祚。典重追封。著号中宫礼隆定谥。孝道深于悫爱。家法长留。穆义备于肃雍。史编永焕。洎藐躬之嗣统。仰慈范以如亲。敬举彝章聿修秩祀。祔享加崇于芬苾。殚忱莫罄乎揄扬。谨奉册宝。恭上尊谥曰孝穆温厚庄肃端诚孚天裕圣成皇后。于戏。金书琼检。亘万叶以流光。清庙閟宫协两仪而合撰。伏冀仁恩布濩。振绳垂燕翼之庥。灵贶丰融。昌炽衍鸿庞之泽。隆名罔斁。福荫逾长。谨言又恭奉册宝。上孝慎成皇后尊谥。册文曰。臣闻撰合乾行翚服表承天之度。德彰履福鸿名扬俪日之徽。缅懿范之光昭。裦称奚既展孝思于崇报。茂矩维新。金戺流辉。瑶函溢采。钦惟皇妣孝慎皇后型垂渊谧。性协安贞。内壸修仪。夙著温恭于兰掖。中宫正位。弥徵雝肃于椒庭。慈闱摅爱日之诚。礼执凊温而有恪。黼座协同风之治。勤襄宵旰以忘劬。溯母仪共式彤闺。恩谊早旁推九御。逮仙驭遽辞丹禁。藐躬实甫纪三龄敬仰前徽。十七载音容未远。绍承丕绪。亿万年佑启方长。举隆仪而成宪式循。冀申美报。议崇号而询谋佥协。合焕彝章。谨奉册宝。恭上尊谥曰孝慎敏肃哲顺和懿熙天诒圣成皇后。于戏。典隆亨祀。允符健顺于二仪。义重尊亲。用楙显扬于百世。庶衍燕贻之泽。大启昌符。载腾凤纪之光。长叨慈荫。极铺棻之莫罄。迓保艾于无疆。谨言。又恭奉册宝。上孝全成皇后尊谥册文曰臣闻华渚流虹。用启璇宫之瑞寿邱绕电。聿彰黄室之符仪夏翟于重霄。贻型楙著缅春晖于閟殿。报德靡穷祗考彝章。敬崇显号。钦惟皇妣孝全皇后体隆俪日。道协配天。溯正位于椒庭。赞宵衣而调幕。佐问安于萱戺。馨夕膳以和羹。奉九庙之烝尝。洁将苹藻率六宫以俭约。礼式袆褕。安贞应而四海平。穆清合而三阶正。凡圣母柔嘉之令德。皆藐躬髫龀所亲承。追思弓韣之犹存。弥恸音容之已远仰流徽于姒室。未由再奉夫坤仪。痛鼎陟于轩湖。复切追攀夫乾荫。属忝前星而缵绪爰诹吉日以升芗。春露秋霜。遽阅十年之驹隙。镂金勒石永昭万<?衤异>之鸿称。念形容无得而名惟典礼于今为烈。稍竭显扬之愿。庶酬鞠育之恩。谨奉册宝。恭上尊谥。曰孝全慈敬宽仁端悫符天笃圣成皇后。于戏。琅函阐实。钦粹范以流光。苕玉镌华。举鸿仪而告备。伏冀慈灵默鉴。陟降居歆载以彤编。与球图而并寿。藏之金匮。偕日月而长新谨言。礼成。上更缟素。还诣芦殿。跪迎梓宫。奉安讫。行夕奠礼。  

  ○谕军机大臣等、徐广缙奏、接奉廷寄、筹剿广西逆匪情形、并遵查闵正凤被参款迹一摺。另片奏、添调兵勇、驰赴粤西等语。又据叶名琛奏出省剿办南韶游匪一摺。粤西逆匪肆扰。既据该督等、遵旨筹拨饷银。添调兵勇。现经郑祖琛、亲驻平乐督办。且计向荣、张必禄、林则徐、均可次第驰抵军营。会商剿办。广东英德等处游匪。叶名琛现已驰往。想亦能相机进剿。以期克日歼除。据称两省匪徒。互相猜忌。正可趁此解散胁从。使贼首孤立。不致合而为一。句结滋蔓。其毗连两省之江西、湖南贵州、各省该督等、尤当随时飞咨。并力堵截。所称委员禀报昭平县属、有广东英德贼匪窜入。虽未尽确。亦系意中之事。总期粤匪不致逃窜出境。扰及邻省。不可稍存大意。且恐匪徒假作向导。诱我官兵。前次谕旨。已虑及此。该督抚密饬文武各员。随地相机。勿致堕贼术中。方臻周密。仍当饬属劝谕绅民。举行团练。必使志切同仇。切不可视为具文。转致有名无实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革广西提督闵正凤职。命来京听候查办。  

  ○赏请轿之銮仪卫校尉。银。  

  ○是日、驻跸神石庄御营。  

  ○辛亥。上诣芦殿、行朝奠礼。跪送梓宫启行。步从里许。由闲道。先至元宝山。跪迎梓宫。恭奉至大红门外。代行谒泰陵。泰东陵。昌陵礼。复先至慕陵前、跪迎梓宫。号恸失声。步随至隆恩门外。梓宫自大昇轝升小轝。上跪候换舁。奉安梓宫于隆恩殿。奠酒行礼号恸不止。群臣叩请节哀。至于再四。上乃尽哀而退。  

  ○以宣宗成皇帝梓宫至陵。遣官告祭。泰陵。泰东陵。昌陵。孝和睿皇后暂安寝殿。孝穆成皇后。孝慎成皇后。孝全成皇后陵寝。并慕陵后土永宁山之神。  

  ○诣永福寺拈香。  

  ○谕内阁、讷尔经额奏、筹办迎剥南粮情形一摺。本年南粮重运。因在途节节耽延。现抵山东境内。节候已晚。自应筹办截剥。以免回空迟误。惟此次杨村剥船。除已分遣迎剥外。余船一千五百只。已尽数解赴临清。若在连镇安陵一带截剥。又须添雇民船。难期应手。著漕运总督、山东巡抚、仍照仓场侍郎原奏。在于临清截剥。迅调东省小米军船。并官民剥船。将江西后六帮、湖南三帮粮米。装运抵通。毋得互相推诿。致误回空期限。  

  ○又谕、陆建瀛奉覆、南漕改折、会议需时、请仍照旧章办理一摺。又另片奏、改折窒碍情形、请免再议等语。前因傅绳勋陈请、苏松、太仓、三属改折漕粮。给事中曹楙坚、极言其难行。经部议指出各情节。谕令陆建瀛、会同傅绳勋妥议。兹据该督奏称、以办漕现已届期。仓猝既虞贻误。复以折漕必致缺米。更张更属非宜。在傅绳勋因收漕棘手欲为变通。自系为裕国均赋起见。而陆建瀛、从本计深筹。虑多窒碍。亦系实在情形。著如所请。江苏折漕。仍照旧章办理。无庸会议仍饬严禁大户小户名目。并不准帮丁于奏定帮费外。稍有勒索。总之南漕为天庾正供。果能变通尽利。亦应随时制宜该督抚惟当熟筹利弊国计民生。期于两有裨益。方为不负委任。勉之。  

  ○两江总督陆建瀛奏、疏防洋面劫案。年余未获。请将都司赵长庚革任。得旨。似赵长庚之庸懦无能者。不一而足。况当废弛已极。尔地方大吏。时时事事。加意从严。庶可挽回颓风。又奏、沿海筹防。先事豫备。实力实心。妥为办理。  

  ○以直隶通永镇总兵官陶文煜、为陕西提督。  

  ○以恭送宣宗成皇帝梓宫、奉移山陵。赏蒙古王、贝勒、台吉等各一级。  

  ○以恭送宣宗成皇帝梓宫、奉移山陵。赏直隶办差大小员弁、各一级。沿途当差兵丁一月钱粮。銮仪卫校尉、及工部雇备夫役银。  

  ○河东河道总督颜以燠、奏报秋汛安澜。命诣河神庙祀谢。并下部议叙。出力员弁。升叙有差。  

  ○是日、驻跸梁、格庄行宫。  

  ○壬子。上服缟素、诣慕陵。未至碑亭。即降舆恸哭。步至隆恩殿梓宫前、行飨奠礼。哀恸深切。至燎所、奠酒。复至东朝房南金殿。诣隆恩殿、奠酒行礼。  

  ○谕内阁、张祥河奏、请将被参之知县等员、分别革职解任一摺。另片奏、请饬拏案内之生员康成等、并声明率行审结之知府等员、俟分别传质附参等语。陕西郃阳县知县沈寿曾、训导王聘、均著革职拏问。教谕王步元、前任典史杨德怀、均著革职。大荔县知县熊兆麟、著即解任、交该抚提同全案人证。严讯确情按律定拟具奏。郃阳县生员康成、现住京城、著步军统领、顺天府、五城、一体严拏。解往陕西、以凭质讯。翰林院编修王凤翔、著传旨饬令迅即回籍投案备质。  

  ○谕军机大臣等、乔用迁奏、黔省毗连广西各属。遵旨迅饬堵捕一摺。前已有旨、令乔用迁于贵州各营。派兵二千名。豫备广西调用。兹据奏称、正在选派得力弁兵。以备堵剿。著即遵照前旨。挑选精兵二千名。并派勇敢将弁管带。迅赴广西。毋稍迟误。至贵州边界。业经该抚分饬各属。严密防范。并移行古州安义两镇总兵。督率堵御。该抚仍察看情形。如须亲往。即于扼要处所。带兵驻劄。务使文武戮力。绅民一心。不致邻境贼匪。稍滋蔓延。是为至要。将此谕令知之。  

  ○陕甘总督琦善奏报、甘肃河州等属。夏秋禾苗被伤。请俟秋成、再行勘办。得旨。妥为勘办。不可被吏胥蒙蔽。  

  ○调江南徐州镇总兵官保恒、为直隶通永镇总兵官。以广东惠州协副将黄庆春、为江南徐州镇总兵官。  

  ○甘肃凉州镇总兵官赵承德、以捏词告病。革职。以前任广东琼州镇总拴官鲍起豹、为甘肃凉州镇总兵官。  

  ○赏总理丧仪王大臣。暨承办丧仪礼部、工部、内务府、堂司各官二级。添派总理丧仪之御前大臣。在任未久之礼部工部堂官、太常寺随从堂司各官、恭送梓宫、及扈从之王大臣官员守护陵寝之大臣、一级。守护慕陵拜唐阿兵丁、并随从兵丁、半月钱粮。  

  ○赏看守各行宫弁兵、半月钱粮。  

  ○是日回銮。驻跸秋澜行宫。  

  ○癸丑。浙江巡抚吴文镕、奏报风潮涨溢。州县被淹。得旨。速行勘办。断不可稍有讳饰。  

  ○福建按察使苏敬衡、因病解任、以前任江南淮扬道查文经、为福建按察使。  

  ○修建浙江沿海塘工。从巡抚吴文镕请也。  

  ○是日、驻跸半壁店行宫。  

  ○甲寅。以祈祷灵应。颁发清江浦海神庙御书扁额。曰朝宗普庆。  

  ○谕军机大臣等、刘韵珂、徐继畬奏、揣度夷情、并胪陈租住寺屋情形各一摺。另片奏、叠奉廷寄。查办夷人租约用印。地方官办理不善。并拒绝采购台湾煤炭。又核议周天爵前陈思患豫防各等语。<?口英>夷强租神光寺一事。几至激成衅端。降旨查办。不啻至再至三。该督等既称该夷寂处萧寺。断难日久迁延究竟何时方可搬去。前此何以听其任意阑入。事关绅民与夷人。互相争执。该督等惟当持以镇静。出以公平。总期该二夷及早搬去。庶绅民均可相安。傥筹办终不妥协。竟至酿成事端。惟该督抚是问。侯官县知县兴廉、办理地方公事。不知详慎。著即行革职。至该夷觊觎台湾。希冀采购煤炭。并欲求换港口。自当与该处绅民、联为一气。正言拒绝。仍坚执成约。明白理谕。断不可稍涉迁就。致贻后患。总之为政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朕为天下臣民主。不特封疆大吏陈奏。不能逆料其虚诬。即绅民众论。亦岂肯遽存膜视。该督等果能固结民心。外抚内防。筹及久远。自不致为士民藉口。转滋事弊。若徒托空言。夷患未消民情亦怨。试问身膺理寄。所谓好恶同民者。安在耶。懔之慎之。将此谕令知之。  

  ○江南河道总督杨以增、奏报秋汛安澜。命诣河神庙祀谢。赏还顶带。并偕总督陆建瀛、下部议叙出力员弁。升叙有差。  

  ○是日、驻跸黄新庄行宫。  

  ○乙卯。孝慈高皇后忌辰。遣官祭福陵。上幸卢沟桥。诣龙神庙拈香。  

  ○诣大高殿行礼。  

  ○还宫。  

  ○诣钟粹宫、问皇贵太妃安。  

  ○谕军机大臣等、郑祖琛驰奏、修仁等处盗匪游匪、歼捦击退情形、又明江盗匪、窜至龙州滋扰各一摺。广西修仁、荔浦、贼匪。经官兵轰击。杀毙多名。而贺县地方游匪。窜入昭平。分为两股。胆敢围困官兵。伤亡将士。览奏实深忿恨。其明江匪徒。复敢窜扰龙州。戕害该厅官亲家丁。并掳去千总家属。同知王淑元不知下落。尤堪发指。现已飞饬云南督抚、迅调官兵二千名。驰往应援。并谕知林则徐、兼程赴粤督剿。著郑祖琛、向荣、张必禄、会同妥筹。督饬文武。激励兵勇。迅速剿办。张必禄、即未到营。林则徐、或亦尚需时日。该抚等不可稍事迁延。致存观望之意。其湖南贵州各官兵。迅即飞催前来。分路堵御。毋令该匪此拏彼窜。并分咨邻近各省。不分畛域。实力剿办。总须先分贼势不得令其各股句结。其已就歼捦各匪地方。又须安抚居民。毋令失所。致为贼匪诓诱。龙州同知王淑元、并千总家属、如何下落。甯明、馗纛两州营。及龙州仓库监狱。有无疏失。一并查明具奏。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又谕、郑祖琛等奏、修仁等处盗厝。叠次歼捦。贺县道石墟一股游匪。被击逃回。又明江盗匪。现在窜至龙州滋扰。派兵往捕各一摺。粤西游匪。歼获殆尽。昭平一股游匪。四出滋扰。亟应厚集兵力。大加惩创。林则徐前已有旨。授为钦差大臣。颁给关防。计已迅速驰往。屡接粤西驰奏。总以贼多兵少。股数不一。鞭长莫及为辞。未见其因地相机扼要布置。现在贵州、湖南、云南、各省。调兵赴粤。已有六千余名林则徐。惟当通盘筹画。酌量地势远近。贼数多寡。派文武各员。分投进剿。务将大夥渠魁。并力歼捦。其胁从各匪。设法解散。总期迅速奏功毋致老师糜饷。是为至要。郑祖琛原摺片四件。著钞给阅看。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又谕、徐广缙、叶名琛奏、遵查夷人情形一摺。夷酋呅口□安、前求采购台湾鸡笼山煤炭。该督接据照会。即立行斥驳。该酋在粤、并未续陈。亦未闻在闽复申前说。其欲换台湾地方。作为港口。现亦并无动静。惟夷情叵测。于成约之外。稍准通融。此端一开势必妄生觊觎。昨已谕知刘韵珂、豫为筹防该督抚仍当严饬文武、加意防备。持以镇静勿致别生枝节。是为至要。将此谕令知之。  

  ○以广西剿匪迟延。革副将李殿元、王廷献、舒春、游击宋煜、都司陶玉德、守备李进荣、知州彭作檀职。均仍留任。  

  ○予广西阵亡千总陈沛霖、苏成仁、把总谭正元、外委刘继成、祭葬世职。  

  ○调云南兵二千名。赴广西剿贼。  

  ○丙辰。上诣寿皇殿、行礼。  

  ○诣钟粹宫、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庆祺、朱嶟奏、节候已晚、粮多限迫、请豫为筹备一摺。据称本年重运漕船北上。节候已迟。湖北三帮、及江西前七帮、现已起剥北上、至江西后六帮、及湖南三帮、自安陵一带、剥运赴通。道路遥远。恐有偷漏使水等弊。且虞河冰冻结。不能抵坝。即相机卸囤德州仓等语。著漕运总督、山东巡抚、赶紧催趱。总期以速补迟。一律到坝。傥因限期迫促。随后各帮。不能全数抵坝。应否卸囤德州仓。以便回空南下。该漕督等、务当即速筹商。斟酌妥办。毋稍迟误。  

  ○谕军机大臣等、理藩院奏、据昭乌达盟长、巴林扎萨克多罗郡王那木济勒旺楚克呈报。该郡王于本年八月内。启程赴京行至翁牛特旗地方。盘获外夷二人。携有夷书一本。及口□佛<?口兰>哂国文凭一纸。已将该夷人、转送热河都统衙门等语。口□佛<?口兰>哂屡遣夷人。私赴内地。意图传教。远至蒙古游牧地方。实违成约。著惟勤、即将该郡王所交口□佛夷二人、解往直隶。并夷书、及钞录文凭。一并发交讷尔经额。派员转解广东。并咨明徐广缙、饬交该国领回。并向该夷切实开导。嗣后除五口等处。不准私遣夷人。潜赴游奕。致乖成约。原摺著钞给阅看。将此各谕令知之。  

  ○上以孟冬时享太庙。自是日始。斋戒三日。  

  ○丁巳。孝敬宪皇后忌辰。遣官祭泰陵。  

  ○上诣钟粹宫、问皇贵太妃安。  

  ○戊午。上诣钟粹宫、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漕粮为天庾正供。近来重运漕船。不能如期抵坝。以致顺空归次。兑受新漕。节节眈延。上年空运军船。因运河淤垫阻滞。直至春季。始行催归水次。本年南漕减歇较多。帮船起运。为数本少。乃沿途并不实力催趱。节次脱空迟延。江广各帮。或在临清。或在途次。分别起卸剥运。现在节逾霜降。水势日消。若不赶紧趱令归次。本年新漕受兑。必至贻误。关系甚钜。著漕运总督。严饬起卸空船。即刻连樯南下。衔尾趱行。不准片刻停留。并著东河、南河、河督。两江、湖广、山东、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各督抚。分饬军船经过地方。派委妥员。严切提催。及早归次。毋任稍有迟滞。并严饬约束经由各牐。及启堰灌塘役夫人等、相度水势。分别蓄洩。回空军船一到。立即放行。不得稽留阻掯。再有玩延。致干重咎。来年新漕。尤当赶紧办理。按限兑开。统限于四月初十日以前。全数趱至清江。克期渡黄北上。毋得因本年回空较晚。又复藉口眈延。傥将节次所降谕旨视为具文。仍致临事周章。有逾例限定将该漕督及有漕各省督抚、严行惩处。决不宽贷懔之慎之。将此通谕知之。  

  ○又谕、杨殿邦等奏、全漕尾帮。催至临清牐河、及筹办截堵一摺。本年南漕迟缓。节经降旨、饬令严催。兹据奏称、九月十九日。将湖南尾帮。催出临清牐河。漕船已全数过竣。现在节逾霜降。著该督仍严行催趱。相机妥筹。无论在临清起剥。抑或在途起剥。总期迅速剥运。俾各帮及早回空归次受兑。毋再延玩。贻误新漕。  

  ○缓江西湖南各帮丁、本年应交余米。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