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史部 >> 正史类 >> 南史
卷四十八 列传第三十八
2012年12月18日 15:40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陆澄 陆慧晓 (子倕 兄子闲 闲子绛 绛弟厥 厥弟襄 襄兄子云公 云公子琼 琼子从典 琼 琼从父弟琰 琰弟瑜 瑜从兄玠 瑜从父弟琛)陆杲(子罩)

  澄少好学,博览无所不知,行坐眠食,手不释卷。宋泰始初,爲尚书殿中郎,议皇后讳班下应依旧称姓。左丞徐爰案司马孚议皇后不称姓,春秋逆王后于齐,并不言姓。澄以意立议,坐免官,白衣领职。

  郎官旧坐杖,有名无实,澄在官积前后罚凡至千数。后兼左丞。

  泰始六年,诏皇太子朝服衮冕九章,澄与仪曹郎丘仲起议:「服冕以朝,实着经文,秦除六冕,汉明还备。魏、晋以来,不欲令臣下服衮冕,故位公者加侍官。今皇太子礼绝群后,宜遵圣王盛典,革近代之制。」累迁御史中丞。

  齐建元元年,骠骑谘议沈宪等家奴客爲劫,子弟被劾,宪等晏然。左丞任遐奏澄不纠,请免澄官。上表自理,言旧例无左丞纠中丞之义。诏外详议。尚书令褚彦回检宋以来左丞纠正而中丞不纠免官者甚衆,奏澄「謏闻肤见,贻挠后昆,上掩皇明,下笼朝议。请以见事免澄所居官」。诏澄以白衣领职。

  永明元年,累迁度支尚书,寻领国子博士。尚书令王俭谓之曰:「昔曹志、缪悦爲此官,以君系之,始无惭德。」俭尝问澄曰:「崇礼门有鼓而未尝鸣,其义安在?」答曰:「江左草创,崇礼闼皆是茅茨,故设鼓,有火则扣以集衆,相传至今。」又与俭书陈:「王弼注易,玄学之所宗。今若弘儒,郑注不可废。并言左氏杜学之长。谷梁旧有麋信,近益以范宁,不足两立。世有一孝经,题爲郑玄注,观其用辞,不与注书相类。案玄自序所注衆书,亦无孝经。且爲小学之类,不宜列在帝典。」

  俭答曰:「易体微远,实贯群籍,岂可专据小王便爲该备,依旧存郑,高同来说。元凯注传,超迈前儒,谷梁小书,无俟两注。存麋略范,率由旧式。凡此诸议,并同雅论。疑孝经非郑所注,仆以此书明百行之首,实人伦所先,七略、艺文并陈之六艺,不与苍颉、凡将之流也。郑注虚实,前代不嫌,意谓可安,仍旧立置。」

  俭自以博闻多识,读书过澄。澄谓曰:「仆少来无事,唯以读书爲业;且年位已高。令君少便鞅掌王务,虽复一览便谙,然见卷轴未必多仆。」俭集学士何宪等盛自商略,澄待俭语毕,然后谈所遗漏数百十条,皆俭所未睹。俭乃叹服。俭在尚书省出巾箱几案杂服饰,令学士隶事事多者与之,人人各得一两物。澄后来,更出诸人所不知事,复各数条,并旧物夺将去。

  转散骑常侍,秘书监,吴郡中正,光禄大夫,加给事中,寻领国子祭酒。竟陵王子良得古器,小口方腹,而底平可容七八升,以问澄。澄曰:「此名服匿,单于以与苏武。」子良详视器底有字,彷佛可识,如澄所言。

  隆昌元年,以老疾,转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未拜,卒,諡静子。

  澄当世称爲硕学,读易三年不解文义,欲撰宋书竟不成。王俭戏之曰:「陆公,书厨也。」家多坟籍,人所罕见,撰地理书及杂传,死后乃出。

  澄弟鲜,得罪宋世,当死。澄于路见舍人王道隆叩头流血,以此见原。扬州主簿顾测以两奴就鲜质钱,鲜死,子晖诬爲买券。澄爲中丞,测遂爲澄所抑,世以此少之。

  陆慧晓字叔明,吴郡吴人,晋太尉玩之玄孙也。自玩至慧晓祖万载,世爲侍中,皆有名行。慧晓伯父仲元,又爲侍中,时人方之金、张二族。

  父子真,仕宋爲海陵太守。时中书舍人秋当见幸,家在海陵,假还葬父,子真不与相闻。当请发人修桥,又以妨农不许。彭城王义康闻而赏之。王僧达贵公子孙,以才傲物,爲吴郡太守,入昌门曰:「彼有人焉。顾琛一公两掾,英英门户;陆子真五世内侍,我之流亚。」子真自临海太守眼疾归,爲中散大夫,卒。

  慧晓清介正立,不杂交游,同郡张绪称之曰:「江东裴、乐也。」初应州郡辟,举秀才,历诸府行参军,以母老还家侍养,十馀年不仕。

  齐高帝辅政,除爲尚书殿中郎。邻族来相贺,慧晓举酒曰:「陆慧晓年踰三十,妇父领选,始作尚书郎,卿辈乃复以爲庆邪?」

  高帝表禁奢侈,慧晓撰答诏草,爲帝所赏,引爲太傅东合祭酒。齐建元初,迁太子洗马。庐江何点常称「慧晓心如照镜,遇形触物,无不朗然。王思远恒如怀冰,暑月亦有霜气」。当时以爲实录。

  慧晓与张融并宅,其间有池,池上有二株杨柳。点叹曰:「此池便是醴泉,此木便是交让。」及武陵王晔守会稽,上爲精选僚吏,以慧晓爲征虏功曹,与府参军沛国刘璡同从述职。璡清介士也,行至吴,谓人曰:「吾闻张融与慧晓并宅,其间有水,此必有异味。」故命驾往酌而饮之。曰:「饮此水,则鄙吝之萌尽矣。」

  何点荐慧晓于豫章王嶷,补司空掾,加以恩礼。累迁安西谘议、领冠军录事参军。

  武帝第三子庐陵王子卿爲南豫州刺史,帝称其小名谓司徒竟陵王子良曰:「乌熊痴如熊,不得天下第一人爲行事,无以压一州。」既而曰:「吾思得人矣。」乃使慧晓爲长史、行事。别帝,问曰:「卿何以辅持庐陵?」答曰:「静以修身,俭以养性。静则人不扰,俭则人不烦。」上大悦。

  后爲司徒右长史。时陈郡谢朏爲左长史,府公竟陵王子良谓王融曰:「我府前世谁比?」融曰:「明公二上佐,天下英奇,古来少见其比。」子良西邸抄书,令慧晓参知其事。

  寻迁西阳王征虏、巴陵王后军、临汝公辅国三府长史,行府州事。复爲西阳王左军长史,领会稽郡丞,行郡事。隆昌元年,徙爲晋熙王冠军长史、江夏内史,行郢州事。慧晓历辅五政,立身清肃,僚佐以下造诣,必起送之。或谓慧晓曰:「长史贵重,不宜妄自谦屈。」答曰:「我性恶人无礼,不容不以礼处人。」未尝卿士大夫,或问其故,慧晓曰:「贵人不可卿,而贱者乃可卿,人生何容立轻重于怀抱。」终身常呼人位。

  建武初,除西中郎长史,行事、内史如故。俄征黄门郎,未拜,迁吏部郎。尚书令王晏选门生补内外要局,慧晓爲用数人而止。晏恨之。送女妓一人,欲与申好,慧晓不纳。吏曹都令史历政来谘执选事,慧晓任己独行,未尝与语。帝遣主书单景隽谓曰:「都令史谙悉旧贯,可共参怀。」慧晓谓景隽曰:「六十之年,不复能谘都令史爲吏部郎也。上若谓身不堪,便当拂衣而退。」帝甚惮之。后欲用爲侍中,以形短小乃止。出爲晋安王镇北司马、征北长史、东海太守,行府州事。入爲五兵尚书,行扬州事。崔慧景事平,领右军将军。出监南徐州。朝议又欲以爲侍中,王亮曰:「济、河须人,今且就朝廷借之,以镇南兖州。」王莹、王志皆曰:「侍中弥须英华,方镇犹应有选者。」亮曰:「角其二者,则貂璫缓,拒寇切。当今朝廷甚弱,宜从切者。」乃以爲辅国将军、南兖州刺史,加督。至镇,俄尔以疾归。卒,赠太常。

  三子:僚、任、倕并有美名,时人谓之三陆。初授慧晓兖州,三子依次第各作一让表,辞并雅丽,时人叹伏。僚学涉子史,长于微言。美姿容,须眉如画。位西昌侯长史、蜀郡太守。倕字佐公,少勤学,善属文。于宅内起两茅屋,杜绝往来,昼夜读书,如此者数岁。所读一遍,必诵于口。尝借人汉书,失五行志四卷,乃暗写还之,略无遗脱。幼爲外祖张岱所异。岱尝谓诸子曰:「此儿,汝家阳元也。」十七,举本州秀才。刺史竟陵王子良开西邸,延英俊,倕预焉。

  梁天监初,爲右军安成王主簿,与乐安任昉友,爲感知己赋以赠昉,昉因此名以报之。及昉爲中丞,簪裾辐凑,预其燕者,殷芸、到溉、刘苞、刘孺、刘显、刘孝绰及倕而已,号曰「龙门之游。」虽贵公子孙不得预也。迁临川王东曹掾。

  梁武帝雅爱倕才,乃敕撰新漏刻铭,其文甚美。迁太子中舍人,又诏爲石阙铭,敕褒美之,赐绢三十匹。累迁太常卿,卒。子缵早慧,七岁通经,爲童子郎,卒。次缅,有似于倕,一看殆不能别。

  缮字士繻,倕兄子也。父任,御史中丞。缮幼有志尚,以雅正知名。梁承圣中,爲中书侍郎,掌东宫管记。魏平江陵,缮微服遁还建邺。

  绍泰元年,除司徒右长史、御史中丞,以父任所终,固辞。陈武帝作辅,爲司徒司马。及受命,位侍中。出爲新安太守。文帝嗣位,征爲中庶子,领步兵校尉,掌东宫管记。缮仪表端丽,进退闲雅,趋步蹑履,文帝使太子诸王咸取则焉。

  后复拜御史中丞,犹以父所终,固辞,不许,乃权换廨宇,徙以居之。太建中,历度支尚书,侍中,太子詹事,尚书右仆射。寻迁左仆射,参掌选事。别敕与徐陵等七人参议政事。卒,赠特进,諡曰安子。以缮东宫旧臣,特赐祖奠。

  缮子辩慧,年数岁,诏引入殿内,进止有父风,宣帝因赐名辩慧字敬仁。缮兄子见贤亦方雅,位少府卿,卒。闲字遐业,慧晓兄子也。有风概,与人交不苟合,少爲同郡张绪所知。仕至扬州别驾。齐明帝崩,闲谓所亲人曰:「宫车晏驾,百司将听冢宰。主王地重才弱,必不能振,难将至矣。」乃感心疾,不复预州事。

  永元末,刺史始安王遥光据东府作乱,或劝去之。闲曰:「吾爲人吏,何可逃死。」台军攻陷城,闲以纲佐被收,至杜姥宅,尚书令徐孝嗣啓闲不预逆谋。未及报,徐世标命杀之。闲四子:厥、绛、完、襄也。绛字魏卿,时随闲,抱颈求代死,不获,遂以身蔽刀刃,行刑者俱害之。

  厥字韩卿,少有风概,好属文。齐永明九年,诏百官举士,同郡司徒左西曹掾顾暠之表荐厥,州举秀才。

  时盛爲文章,吴兴沈约、陈郡谢朓、琅邪王融以气类相推毂,汝南周顒善识声韵。约等文皆用宫商,将平上去入四声,以此制韵,有平头、上尾、蜂腰、鹤膝。五字之中,音韵悉异,两句之内,角征不同,不可增减。世呼爲「永明体」。沈约宋书谢灵运传后又论其事,厥与约书曰:

  范詹事自序:「性别宫商,识清浊,特能适轻重,济艰难。古今文人多不全了斯处,纵有会此者,不必从根本中来。」尚书亦云:「自灵均以来,此秘未睹。或暗与理合,匪由思至。张、蔡、曹、王曾无先觉,潘、陆、顔、谢去之弥远。」大旨欲「宫商相变,低昂舛节,若前有浮声,则后须切响,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辞既美矣,理又善焉;但观历代衆贤似不都闇此处,而云「此秘未睹」,近于诬乎。案范云「不从根本中来」,尚书云「匪由思至」,斯则揣情谬于玄黄,擿句着其音律也。范又云「时有会此者」,尚书云「或闇与理合」。则美咏清讴,有辞章调韵者,虽有差谬,亦有会合。推此以往,可得而言。夫思有合离,前哲同所不免,文有开塞,即事不得无之。子建所以好人讥弹,士衡所以遗恨终篇。既曰遗恨,非尽美之作。理可诋诃,君子执其诋诃,便谓合理爲闇,岂如指其合理,而寄诋诃爲遗恨邪。

  自魏文属论,深以清浊爲言,刘桢奏书,大明体势之致。龃龉妥怗之谈,操末续巅之说,兴玄黄于律吕,比五色之相宣。苟此秘未睹,兹论爲何所指邪?愚谓前英已早识宫征,但未屈曲指的,若今论所申。至于掩瑕藏疾,合少谬多,则临淄所云「人之着述,不能无病」者也。非知之而不改,谓不改则不知,斯曹、陆又称「竭情多悔,不可力强」者也。今许以有病有悔爲言,则必自知无悔无病之地。引其不了不合爲闇,何独诬其一合一了之明乎?意者亦质文时异,今古好殊,将急在情物,而缓于章句。情物,文之所急,美恶犹且相半;章句,意之所缓,故合少而谬多。义兼于斯,必非不知明矣。长门、上林,殆非一家之赋,洛神、池雁,便成二体之作。孟坚精正,咏史无亏于东主,平子恢富,羽猎不累于凭虚。王粲初征,他文未能称是,杨修敏捷,暑赋弥日不献。率意寡尤,则事促乎一日,翳翳愈伏,而理赊于七步。一人之思,迟速天悬,一家之文,工拙壤隔,何独宫商律吕必责其如一邪?论者乃可言未穷其致,不得言曾无先觉也。约答曰:

  宫商之声有五,文字之别累万。以累万之繁,配五声之约,高下低昂,非思力所学,又非止若斯而已。十字之文,颠倒相配,字不过十,巧历已不能尽,何况复过于此者乎?灵均以来,未经用之于怀抱,固无从得其髣佛矣。若斯之妙,而圣人不尚,何耶?此盖曲折声韵之巧,无当于训义,非圣哲玄言之所急也,是以子云譬之「雕虫篆刻」,云「壮夫不爲」。自古辞人岂不知宫羽之殊、商征之别。虽知五音之异,而其中参差变动,所昧实多,故鄙意所谓「此秘未睹」者也。以此而推,则知前世文士,便未悟此处。若以文章之音韵,同弦管之声曲,美恶妍蚩,不得顿相乖反,譬犹子野操曲,安得忽有阐缓失调之声。以洛神比陈思他赋,有似异手之作,故知天机啓,则律吕自调,六情滞,则音律顿舛也。士衡虽云焕若缛锦,宁有濯色江波,其中复有一片是卫文之服。此则陆生之言,即复不尽者矣。韵与不韵,复有精粗,轮扁不能言之,老夫亦不尽辩此。约论四声,妙有诠辩,而诸赋亦往往与声韵乖。

  时有王斌者,不知何许人。着四声论行于时。斌初爲道人,博涉经籍,雅有才辩,善属文,能唱导而不修容仪。尝弊衣于瓦官寺听云法师讲成实论,无复坐处,唯僧正慧超尚空席,斌直坐其侧。慧超不能平,乃骂曰:「那得此道人,禄蔌似队父唐突人。」因命驱之。斌笑曰:「既有叙勋僧正,何爲无队父道人。」不爲动。而抚机问难,辞理清举,四座皆属目。后还俗,以诗乐自乐,人莫能名之。

  永元元年,始安王遥光反,厥父闲被诛,厥坐系尚方。寻有赦,厥感恸而卒,年二十八。文集行于世。

  时有会稽虞炎以文学与沈约俱爲文惠太子所遇,意眄殊常,官至骁骑将军。

  襄字师卿,厥第四弟也。本名衰字赵卿,有奏事者误字爲襄,梁武帝乃改爲襄字师卿。

  天监三年,都官尚书范岫表荐襄,起家着作佐郎。后昭明太子统闻襄业行,啓武帝引与游处。自庐陵王记室除太子洗马,迁中舍人,并掌管记。出爲扬州中从事,以父终此官,固辞。武帝不许,听与府司马换廨居之。

  昭明太子敬耆老,襄母年将八十,与萧琛、傅昭、陆杲每月常遣存问,加赐珍羞衣服。襄母常卒患心痛,医方须三升粟浆。时冬月,日又逼暮,求索无所,忽有老人诣门货浆量如方剂。始欲酬直,无何失之,时以襄孝感所致。

  后爲太子家令,复掌管记,母忧去职。襄年已五十,毁顿过礼,太子忧之,日遣使诫喻。

  中大通七年,爲鄱阳内史。先是郡人鲜于琮服食修道法,常入山采药,拾得五色幡毦,又于地中得石玺,窃怪之。琮先与妻别室,望琮所处常有异气,益以爲神。大同元年,遂结门徒杀广晋令王筠,号上愿元年,署置官属。其党转相诳惑,有衆万馀人,将出攻郡。襄先已率人吏修城隍爲备,及贼至破之,生获琮。时邻郡豫章、安成等守宰案其党与,因求货贿,皆不得其实。或有善人尽室罹祸,唯襄郡枉直无滥。人作歌曰:「鲜于抄后善恶分,人无横死赖陆君。」

  又有彭、李二家,先因忿争,遂相诬告。襄引入内室,不加责诮,但和言解喻之。二人感恩,深自悔咎。乃爲设酒食令其尽欢,酒罢同载而还,因相亲厚。人又歌曰:「陆君政,无怨家。斗既罢,雠共车。」在政六年,郡中大宁。郡人李睍等四百二十人诣阙拜表,陈襄德化,求于郡立碑,降敕许之。又表乞留襄,襄固乞还。

  太清元年,爲度支尚书。侯景围台城,以襄直侍中省。城陷,襄逃还吴。景将宋子仙进攻钱唐,会海盐人陆黯举义袭郡,杀僞太守苏单于,推襄行郡事。时淮南太守文成侯萧宁逃贼入吴,襄遣迎宁爲盟主,遣黯及兄子映公帅衆蹑子仙,与战,黯败走,吴下军闻之亦散。襄匿于墓下,一夜忧愤卒。

  襄弱冠遭家祸,释服犹若居忧,终身蔬食布衣,不听音乐,口不言杀害五十年。侯景平,元帝赠侍中,追封余干县侯。

  云公字子龙,襄兄完子也。完位甯远长史、琅邪彭城二郡丞。

  云公五岁诵论语、毛诗,九岁读汉书,略能记忆。从祖倕与沛国刘显质问十事,云公对无所失,显叹异之。及长,好学,有才思,爲平西湘东王绎行参军。云公先制太伯庙碑,吴兴太守张缵罢郡经途,读其文叹曰:「今之蔡伯喈也。」缵至都掌选,言之武帝,召爲尚书仪曹郎,入直寿光省,以本官知着作郎事。累迁中书黄门郎,兼掌着作。

  云公善弈碁,尝夜侍坐,武冠触烛火。帝笑谓曰:「烛烧卿貂。」帝将用爲侍中,故以此戏之。时天泉池新制鯿鱼舟,形阔而短,帝暇日常泛此舟,朝中唯引太常刘之遴、国子祭酒到溉、右卫朱异,云公时年位尚轻亦预焉。

  太清元年卒,张缵时爲湘州,与云公叔襄兄晏子书曰:「都信至,承贤兄子贤弟黄门殒逝,非唯贵门丧宝,实有识同悲。」其爲士流称重如此。

  云公从父兄才子,亦有才名,位太子中庶子、廷尉,与云公并有文集行于世。

  云公子琼字伯玉,幼聪慧,有思理。六岁爲五言诗,颇有词采。大同末,云公受梁武帝诏校定碁品,到溉、朱异以下并集。琼时年八岁,于客前覆局,由是都下号曰神童。异言之武帝,召见,琼风神警亮,进退详审,帝甚异之。

  十一,丁父忧,毁瘠有至性,从祖襄叹曰:「此儿必荷门基,所谓一不爲少。」及侯景作逆,携母避地于县之西乡,勤苦读书,昼夜无怠,遂博学善属文。

  陈天嘉中,以文学累迁尚书殿中郎。琼素有令名,深爲陈文帝所赏。及讨周迪、陈宝应等,都官符及诸大手笔,并中敕付琼。迁新安王文学,掌东宫管记。

  及宣帝爲司徒,妙简僚佐,吏部尚书徐陵荐琼于宣帝,言琼「识具优敏,文史足用,进居郎署,岁月过淹,左西掾缺,允膺兹选,虽阶次小踰,其屈滞已积」。乃除司徒左西掾。寻兼通直散骑常侍,聘齐。

  太建中爲给事黄门侍郎,转中庶子,领大着作,撰国史。后主即位,直中书省,掌诏诰。至德元年,除度支尚书,参选事,掌诰诏,并判廷尉、建康二狱事。初,琼父云公奉梁武敕撰嘉瑞记,琼述其旨而续焉,自永定讫于至德,勒成一家之言。迁吏部尚书,着作如故。琼详练谱牒,雅有识鉴。先是吏部尚书宗元饶卒,尚书右仆射袁宪举琼,宣帝未之用,至是居之,号爲称职。

  琼性谦俭,不自封植,虽位望日隆,而执志逾下。园池室宇,无所改作,车马衣服,不尚鲜华,四时禄俸,皆散之宗族,家无馀财。暮年深怀止足,思避权要,恒谢疾不视事。

  俄丁母忧。初琼之侍东宫,母随在官舍,及丧还乡,诏加赙赠,后主自制志铭,朝野荣之。琼哀慕过毁,以至德四年卒。有集二十卷行于世。

  子从典,字由仪,幼聪敏。年八岁,读沈约集,见回文研铭,援笔拟之,便有佳致。十二作柳赋,其词甚美。从父瑜特所赏爱。及瑜将终,命家中坟籍皆付之,从典乃集瑜文爲十卷,仍制集序,其文甚工。

  从典笃好学业,博涉群书,位太子洗马、司徒左西掾。陈亡入隋,位着作佐郎。尚书右仆射杨素奏从典续司马迁史记迄于隋,其书未就,坐弟受汉王谅职免。后卒于南阳县主簿。

  琰字温玉,琼之从父弟也。父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

  琰幼孤,好学,有志操,州举秀才。累迁宣惠始兴王外兵参军,直嘉德殿学士。陈文帝听览馀暇,颇留心史籍,以琰博学,善占诵,引置左右。尝使制刀铭,琰援笔即成,无所点窜,帝嗟赏久之,赐衣一袭。俄兼通直散骑常侍,副琅邪王厚聘齐,至邺而厚卒,琰爲使主。时年二十馀,风气韶亮,占对闲敏,齐士大夫甚倾心焉。太建初,爲武陵王明威府功曹史,兼东宫管记。丁母忧去官,卒。至德二年,追赠司农卿。

  琰寡欲,鲜矜竞,游心经籍,晏如也。所制文笔,多不存本,后主求其遗文,撰成二卷。

  弟瑜字干玉,少笃学,美词藻,州举秀才。再迁军师晋安王外兵参军,东宫学士。兄琰时爲管记,并以才学娱侍左右,时人比之二应。

  太建中,累迁太子洗马,中舍人。瑜聪敏强记,常受庄、老于汝南周弘正,学成实论于僧滔法师,并通大旨。时皇太子好学,欲博览群书,以子集繁多,命瑜抄撰,未就而卒。太子爲之流涕,亲制祭文,仍与詹事江总论述其美,词甚伤切。至德二年,追赠光禄卿。有集十卷。瑜有从父兄玠,从父弟琛。玠字润玉,梁大匠卿晏子之子也。弘雅有识度,好学能属文。后主在东宫,征爲管记,仍兼中舍人。寻以疾失明。将还乡里,太子解衣赠之,爲之流涕。太建八年卒,至德二年,追赠少府卿。有集十卷。

  琛字洁玉,宣毅临川王长史丘公之子也。少警俊,事后母以孝闻。后主嗣位,爲给事黄门侍郎、中书舍人,参掌机密。琛性颇疏,坐漏泄禁中语,诏赐死。

  陆杲字明霞,吴郡吴人也。祖徽字休猷,宋补建康令,清平无私,爲文帝所善。元嘉十五年,除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加督,清名亚王镇之,爲士庶所爱咏。二十三年,爲益州刺史,亦加督,恤隐有方,威惠兼着,寇盗静息,人物殷阜,蜀土安之。卒于官,身亡之日,家无馀财,文帝甚痛惜之,諡曰简子。父叡,扬州中从事。

  杲少好学,工书画,舅张融有高名,杲风韵举止颇类,时称曰。「无对日下,唯舅与甥」。爲尚书殿中曹郎,拜日,八坐丞郎并到上省交礼,而杲至晚,不及时刻,坐免官。后爲司徒从事中郎。梁台建,爲相国西曹掾。

  天监五年,位御史中丞。性婞直,无所顾望。时山阴令虞肩在任赃汙数百万,杲奏收劾之。中书舍人黄睦之以肩事托杲,杲不答。梁武闻之以问杲,杲答曰:「有之。」帝曰:「识睦之不?」答曰:「臣不识其人。」时睦之在御侧,上指示曰:「此人是也。」杲谓曰:「君小人,何敢以罪人属南司。」睦之失色。领军将军张稷是杲从舅,杲尝以公事弹稷,稷因侍宴诉帝曰:「陆杲是臣亲通,小事弹臣不贷。」帝曰:「杲职司其事,卿何得爲嫌。」杲在台,号不畏强御。

  爲义兴太守,在郡宽惠,爲下所称。历左户尚书,太常卿。出爲临川内史,将发,辞武帝,于坐通啓,求募部曲。帝问何不付所由呈闻。杲答所由不爲受。帝颇怪之,以其临路不咎问。后入爲金紫光禄大夫、特进。卒,諡质子。杲素信佛法,持戒甚精,着沙门传三十卷。

  弟煦,学涉有思理,位太子家令,撰晋书未就。又着陆史十五卷,陆氏骊泉志一卷,并行于时。

  子罩字洞元,少笃学,多所该览,善属文。简文居蕃,爲记室参军,撰帝集序。稍迁太子中庶子,掌管记,礼遇甚厚。大同七年,以母老求去,公卿以下祖道于征虏亭,皇太子赐黄金五十斤,时人方之疏广。母终,后位终光禄卿。

  初,简文在雍州,撰法宝联璧,罩与群贤并抄掇区分者数岁。中大通六年而书成,命湘东王爲序。其作者有侍中国子祭酒南兰陵萧子显等三十人,以比王象、刘邵之皇览焉。

  论曰:陆澄学称博古,而用不合今。夫干将见重于时,贵其所以立断,于事未能周务,书厨得所讥矣。叔明持身有检,殆爲人望,雅道相传,可谓载德者也。杲谅直见称,罩文以取达,亦足美乎。旧陆徽着传,事迹盖寡,今以附孙杲上云。

责任编辑:田粉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